减负夜谭:课外负担减少焦虑就会消失?

2018年03月13日 06:30 新浪博客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yes
热点推荐

  新浪2018国际学校择校巡展将于3月-4月,在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西安启动!点击[新浪2018国际学校择校巡展]抢票!

  原标题:胡牛一刀:“减负”夜谭

  为什么说“减负”要夜谈,为嘛白天不谈?实在因为白天容易浮躁,易说胡话。这几天,拿“减负”说事的人实在多,鬼话、空话、大话充斥网络。夜,也许能让人冷静,也许能对“减负”作些深思。

  “减负”的“负”为何物?指的是过重课业负担,过重的心理负担,减负是减掉过重的,不合理的部分。没有负担的学习是不存在的,那么减负应是减去学生身心发展不符的负担。这是谈论“减负”的基础,所以不存在什么“片面减负”这样的命题,谈论“片面减负”的教授显然是不食人间烟火。

  减负说了几十年,减了几十年,事实上没有减下来,如果能减下来了,那减负的话题如今就不可能如此热门。为什么?值得我辈深思。这几天,某教授针对“某部,不要给我的子女减负”而大喊“某部要把减负进行到底”,请问,什么叫进行到底?想进行到底,就能够进行到底么?底是什么?以什么作支撑?以什么作保证?以什么为基础?这些问题搞清楚了,估计他也不会说这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进行到底之类的话,“减负”需要一些事实分析,而不是总说一些应该减下来的空话。摸着良心说,谁敢保证这次就一定能够减的下来?

  学生负担太重,这是事实。应该减下来,确实应该减下来!但是也要分析一下,所谓负担是指什么?到底是哪里过重?是学业负担还是心理负担还是综合性的负担。无的放矢,缺乏针对性,只有翻来覆去的道德正当性,这种正当性值得怀疑。学生的负担的确太重,看不到这一点缺乏起码的良知。但是,我们又要分析,这些负担中,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过重要减下来或可以减下来的,哪些事实上是不能减下来的。同理,一个班级中,一门学科中,哪些学生需要减负,哪些还吃不饱,这都需要精准分析,否则,减下来以后付出的其他的代价更加大。明明知道做不到,但还是要去做,要去说,据说,只有这样做才是道德的。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不谈谈怎样才能够做得到,具体怎样做。说来说去都是应该做得到,意义重大,然则于事无补。毛泽东说过,不解决桥和船的问题过河就是空话。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的许多所谓专家,其实就是二元对立的思维。比如说,负担重不好,那是不是负担越轻越好呢,这界限又在哪里呢?资本主义罪恶、腐朽,但贫穷的社会主义,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这就对嘛,这就好吗?最近谈“减负”的几篇大论中,就存在此问题,论据不能证明论点。逻辑不能做到自洽,不能做到前后一致。概念化的理想与复杂的现实生活发生矛盾,那就要仔细地厘清,矛盾聚焦在哪里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为什么这个矛盾长期不能解决。可能解决的途径是什么,解决到最好的结果是什么,而不是所谓进行到底的勇气,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虚火。

  某些专家理直气壮的举例,美国的中小学生几乎是只上半天课。假的!同样,把减负进行到底。大话!减负的伟大意义,唠唠叨叨。套话!数据?许多的数据是哪里来的?老刀以为,常见的谎言有三种。一本身谎言;二弥天大谎;三假数据。泛泛地说减负就是空话,基于事实是首先一条,比如美国的孩子,是不是普遍低负担学习很轻松,还是穷人的孩子负担轻,有钱人家的孩子并不是。现在有许多中国人生活在美国,也有很多访问学者在美国交流,他们反馈回来的消息是什么?据最近老刀熟识的一位访问学者说,他近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考察,该州里有统一的教材和学生练习册,可以供教师、学生使用,但是鼓励教师们进行自主整合或研发教材。他们学生课程学习的学业评价都是由教师评定,更多地注重过程性评价。教师会将课程标准的评价内容分解每周,每周进行一定的测试,然后给学生一个评定,同时也告知家长。整个印第安纳州十分重视教学成绩,以法律的形式规定每年都要对三年级以上的学生进行全州的学业水平测试,主要包括语文(英语)和数学、科学。并以学校为单位进行排名,名次直接影响学区对学校的投入。一、二年级不参加全州的统一考试,但学校也会进行统一的测试。而且三年级的成绩直接影响一、二年级教师的薪酬。因此,美国的校长和教师对教学质量也是十分地重视。他们的小学下午三点左右放学,也不是教授们说的半天学习或一两点放学。可以想象,美国的学生学习负担会很轻吗?教授们在用美国的教育作比较的时候要用上真实的材料,而不要总是信口开河。

  在老刀看来,负担重与轻,减与增,充满了矛盾,这些相悖的命题建立起了讨论与争论的空间,充满了张力,这种张力是推动社会发展,推动教育改革的动力。专家们发表一下意见也无可厚非,然而,许多文章都缺分析、自得其乐。一减到底与坚决不减,显然都是不恰当的。这其中关键的要素是,各个角色都要做好自己的事,厘清自己的角色定位,专家们不需臣谋君事妄自揣度,有关部门也不必事无巨细规定到学校、家庭的具体行为,这其中自有边界,在合理的范围内留有中间地带,让学校家庭自主选择。教育发展也与国家发展一样,有东部与西部之分,同一区域也有城乡之别,就是同一城区的窗口学校与普通的学校相异。同一校内、同一班内,学生的接受程度,家庭教育的环境各不相同。如果期待着一个报告、一个文件或一次会议能解决问题,抑或一个“进行到底”的口号能解决问题,不好意思,那老刀不客气地告诉你,只会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

  总之,解决此类问题要稳妥,不能越减越负,要更多地考虑多元方法,地方自主,改变教育与课程的工具化,实现教育与课程的促进心灵成长的内在价值等途径来解决。我们不能把传统的勤学苦练全丢了,去学人家的“宽松教育”,实则教育文化传统不同,弄不好画虎不成反类犬。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英国等国家却在引进我们的数学教材,美国正在学我们的统考,在进一步提高教学质量,这难道不发人深思吗?教育应以立德树人为宗旨,以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为主要任务。减负并不意味着放弃我们民族鼓励勤奋学习的优良传统,更不能允许某些教育公知借减负为口实,抹黑中国的基础教育,吹捧美国教育、神话美国教育。目前来说,负担过重的问题总要解决的,过重的课业负担、心理负担定要适度减轻,教育部门、学校与家庭应各负其责,要有边界。

  其一,教育部门要谨言慎行,以事实为依据实施“减负”。政府或教育行政部门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大呼隆,尊重教育规律要放在“人民满意”之先。应组织专家以事实为依据,比较中西方教育,优劣各是什么,到底我国中小学生的负担有多重?重多少?是课业负担过重还是心理负担过重?这些需要可靠的报告。要以此为基础制定相关规则,确定底线,相关规定宜粗不宜细。同样,要在教育宣传中坚决摒弃效率崇拜,减少社会舆论给学校与家长施加的压力。要大力开发社会教育资源,实践“教育并不单单是学校的工作,而是全社会共同的义务”的理念,绝不可以一谈教育就单方面指向学校,也不能以牺牲学校或教师的利益迎合部分有话语权群体的无理要求,由学校来承担本该由社会或家庭承担的教育责任。教育部门与学校要致力于建设队伍建设,提高教师的水平,关心教师的生活,尊重教师人格与改善师生关系等等,而不是空谈减负,咒骂学业负担!不要轻易降低学业标准,使公办学校过于宽松而将压力传导至校外,使学有余力的学生家庭陷于焦虑之中。要努力办好公办教育,约束民办教育,不能以“公办保基本,民办供选择”的名义,自废武功,削弱公办教育,将教育推向市场,让家庭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

  其二,学校在“减负”中要尽到主体责任,重点是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学校在“减负”中完全可以有所作为。学校有责任尊重教育规律,自觉抵制非教育性的要求,更不能对社会中的教育功利主义推波助澜,切勿揠苗助长,坚决保证学生的睡眠与休息时间,坚决避免机械重复的作业。要深化教育研究,重在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部动机,使学生能主动学习,有积极的学习心态,在此状态下,我们原来视为过重的负担也许就不再过重。改变单一的课堂教学作业状态,多培养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实践意识,具身认知学告诉我们,人类的思维并不仅仅发生在人的头脑中,大部分的知觉、思维和行动都涉及身体及身体所处环境之间连续而丰富的交互作用,这一点也许是中西方教育真正的差别。学校要加强教师队伍的建设,教师教学水平高,教师全身心投入,对工作负责任,教师关心孩子,那么盲目的、片面的、过多的作业布置就会减少,练习的针对性就会加强。教在点子上,那么学生学习的效果会比较好,举一而反三,而不至事半功倍学生的学业负担和心理负担也就比较而言会轻松一点。教师水平低 、教学不得法、课内损失课外补、必然转化为学生的过重负担,这是学生学业负担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教学不得要领的老师偏偏都比较地焦虑,甚至比较暴戾,这就会使师生关系紧张,也会导致学生焦虑和痛苦,这是学生心理负担的加重主要因素。

  其三,家庭要去焦虑,真正认识自己的孩子。减负需要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协调,需要系统思维,需要教师和家长的联手,需要就孩子的学习问题、学生的发展问题,家校形成一些基本的共识,否则学校减下来了,家庭加上去了,依然如此或变本加厉、适得其反。孩子的成长自有规律,各有特点,作为家长,对孩子成长的焦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社会竞争的压力家长能直接感受到,但是,作为家长一定要正确认识自己的孩子,对孩子的发展有个适当的评估,过高的要求有时效果恰恰相反,徒增负担与焦虑。还是一句老话,适合的才是最好的。作为家庭,要关注孩子全面的身心发展,对孩子的评价不能唯考分论英雄,也不要人为加重孩子的负担,给孩子留点“闲暇”时间与空间。还是要营造符合孩子积极学习的氛围,对他们的学习产生积极地影响,对孩子的学习尽可能地做到关心、支持、鼓励与帮助,激发孩子的学习积极性,增加学习信心,强化学习动机,化解学习压力。

  综上,减负不是偏执地、片面地、形而上学地所谓一减到底,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而是要考虑减下来的空白的时间和空间怎么使它丰富起来、活跃起来、充实起来,而不是放任自流、撒手不管,结果无事生非、反而搞得鸡飞狗跳。减负也可能仅仅是为课外的教育培训机构的扩张擂鼓助威,造成教育的更大不公平,加剧贫富差距,堵塞平民上升通道,这更需要警惕。所以,将“减负进行到底”的口号,对它形左实右、误导国民的危害性,我们要有充分的估价!

  本文转载自齐泽宏名师工作室的新浪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小编注:本文为转载新浪博客文章,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不能代表新浪立场,新浪尊重原创。

  国际学校择校巡展商务合作请联系尹老师:010-58983664

如何上国际学校如何上国际学校

  责任编辑:实习生张雅靖

高考志愿通(收录2595所大学、506个专业分数线信息、提供29省专家服务)

三步报志愿

1
专业定位
适合专业测评
47080人已测试
2
海选学校
录取可能性报告
100166人已测试

分数线查询

北京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河北
  • 河南
  • 山东
  • 山西
  • 安徽
  • 江西
  • 江苏
  • 浙江
  • 湖北
  • 湖南
  • 广东
  • 广西
  • 云南
  • 贵州
  • 四川
  • 陕西
  • 青海
  • 宁夏
  • 黑龙江
  • 吉林
  • 辽宁
  • 西藏
  • 新疆
  • 内蒙古
  • 海南
  • 福建
  • 甘肃
  • 港澳台

2015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北京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河北
  • 河南
  • 山东
  • 山西
  • 安徽
  • 江西
  • 江苏
  • 浙江
  • 湖北
  • 湖南
  • 广东
  • 广西
  • 云南
  • 贵州
  • 四川
  • 陕西
  • 青海
  • 宁夏
  • 黑龙江
  • 吉林
  • 辽宁
  • 西藏
  • 新疆
  • 内蒙古
  • 海南
  • 福建
  • 甘肃
  • 港澳台

理科

  • 文科
  • 理科

找专家报志愿

一对一服务
咨询电话:
01058983379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高清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