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翠微:市场不相信眼泪 只有做好自己才能做好教育

叶翠微:市场不相信眼泪 只有做好自己才能做好教育
2018年11月27日 17:17 新浪教育

  11月27日,新浪2018中国教育盛典·国际教育峰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峰会由新浪教育主办,主题为“十年之变”,来自国际教育行业的领导、权威专家、国际学校代表、行业机构代表、驻华使馆代表齐聚一堂,大家共同探讨中国国际教育的发展历程,展望产业未来发展新趋势。

  这十年,国际教育交流不断加深,国内国际化教育学校与教育机构如何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教育品牌?培养走得出去回得来的新型国际化人才?未来十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如何建立国际教育全产业链服务体系?国际教育产业又将面临怎么的机遇与挑战?

  海亮教育集团党委书记、总校长,海亮教育管理集团总裁叶翠微出席国际教育峰会并发表主题为《两个都在变》的演讲。

  叶校长指出,出国留学应该是在理智分析基础上做出的选择。其实从当前国际教育发展过程中,师资的储备需要进一步顺应国际教育的要求。我们要顺应孩子走出国门、拥抱世界、分享世界的优质教育资源,我们还要有高位的师资,否则我们和孩子永远只能打一个排球比赛的时间差。

  从公办校到民办校,叶校长深刻体会到两个变化。叶翠微指出,就民办教育而言,市场不相信眼泪,因此只有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有资本办更好的国际教育。目前我们海亮外国语学校正在努力实现第一个变化,那就是跨年级、跨班级学习。海亮力图建造一所没有“标准课表”的学校,一所“人皆为师”的学校,一所没有“学生”的学校,一所没有“围墙”的学校。

  而另一个改变是国际教育的升级。这个升级是必然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国际教育不是简单的走出去,而是要带着魂、带着根、带着中国气象走出去。

海亮教育集团党委书记、总校长 叶翠微海亮教育集团党委书记、总校长 叶翠微

  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非常感谢新浪教育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和在座的朋友们能够有一个面对面。我想这次主办方请我来,或许是因为我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大家知道我在体制内摸爬滚打30多年,在杭州第二中学17年。这17年的豪情万丈让我感受到了体制内教育一份独有的风采。当然在我的主导下,这所学校也赢得了很多的荣誉。可以这么讲,共和国能够给到一个学校的集体性荣誉,在我主政期间基本都拿到了。

  另外有一点我感到问心无愧的是,我的不少学生走进了当今世界能够对中国内地开放的一流世界大学和研究所,这让我感觉到比较心安。正是这样,去年我离开二中的时候,许多朋友都非常关注。有朋友跟我讲,据他们统计,公开的微信公众号上面,至少有8个以上都是10万家长点击了解你的行踪。这使我有一份深深的感动,就是当你有一份新的思考、一种新的选择的时候,大家还是在乎你。

  这一年我在体制外,来到了海亮。海亮作为中国基础教育最大的民办教育实体,它的一举一动引发了我很多的感触。从体制内到体制外,我以两个不同的身份、两种不同的角色来回应教育峰会国际教育“十年之变”的主题,我给它取了一个很土的名字叫“两个都在变”。

  为什么讲两个都在变?

  第一,就公办而言,我曾经所在的杭州二中经历了“变”的三步曲。

  第一步“我们看世界”。也就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个时间节点,忽如一夜春风来,政府有特别大的包容鼓励,支持老师们走出去。所以当时我们有一个指标,就是一个学校有多少人走出去了,出访了、走了多少个国家,这似乎就是我们的国际化。这是第一步。当然在这一步里面,我有一个统计,大概是30%的孩子们参加过这种游戏,大概10%左右的老师在国外有过研修学习的经历。

  第二步“世界看我们”。所谓世界看我们就是一大批顶级的学校和人物来到了国内的学校,包括二中。我在这里举两个标志性事件,一个是2012年,英国伊顿公学男生合唱团来到杭州,和二中同学有一个同台演出。这个演出不仅仅是高雅艺术的展示,更重要的是让杭州的父老乡亲看到世界知名学校和杭城最好中学同台演出的时候,会形成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场。当然我要实事求是地讲,伊顿公学的孩子们所演绎的天籁之声的确深深地打动了大家。这样的交流活动让我们深深感受到,如果仅仅只有语言相通是不够的,更要有内涵的沟通,要有艺术气质的影响,这样才能真正显示一种交往的对等。

  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二个案例,就是2016年二中成功申办了哈佛大学中美学生领袖峰会。之前,哈佛大学中美学生领袖峰会在中国有两个承办学校,一个是沈校长所在的人大附中,第二个就是上海中学。2016年我们得知哈佛大学上海中心有这么一个意图,希望在中国开辟第三个点后,急忙赶往上海去争取。与此同时,深圳的朋友、广州的朋友、成都的朋友、重庆的朋友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当时抓住了一个话题,我说, G20在哪里开?在杭州,世界的头头脑脑们都来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请到世界各地的学生领袖?当时在杭州城里面,两个峰会,大峰会G20,小峰会杭二中举办的哈佛大学中美学生领袖峰会。这个小峰会带来什么?它让我们没有走出国门的老师,没有到国外走过的这批学生,能够近距离感受世界一流大学——哈佛大学的课程架构、课程风采,特别是基于学生的一种活动课程展示。由这个我们感觉到,一方面我们要把孩子们请出去看这个精彩的世界,另一方面我们更要把一些非常有特点和特质的世界一流的大学、一流的学者请进来和我们的孩子面对面,使他们能够找到成长的更好的GPS。这是第二步。

  第三步是“我们在世界中”。所谓我们在世界中就是孩子们已经不满足于出去走走看看,也不满足于一般活动的参与,而是通过一些高位的国际赛事,来证明自己的成长,来证明自己的国际化过程。所以当时在二中,我们就打开了几条通道。

  第一条通道就是国际奥赛通道。大家都知道在公办体制里面,能够去玩国际奥赛,而且还能摘金夺银的话,孩子们很风光,辅导老师很风光,校长也很风光。所以往往校长会紧紧地拽住这样一个赛事。我在二中17年,前几年陆陆续续拿过5块奥赛金牌。2017年那一年忽如一夜春风来,一下子四块国际奥赛金牌落户杭二中。不仅成为中国现象,也成为世界现象。世界范围内,同时期、同类型的其他学校没有一个学年里面拿四块奥赛金牌这样的机会。我不是在这里跟大家炫耀,更多地是想提醒我们自己要让学生看到了自己的学习力是具有竞争性的,也看到自己的学习力会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看到自己的学习力是具有什么样的辨识度。去年杭二中四块奥赛金牌这样的信息推送以后,我就有一个明显的感受,二中同学拿世界前30位大学offer时明显顺畅得多,我觉得是给孩子们提供一种成长的辨识度:这是我们的孩子。

  第二条通道就是其他各类国际赛事通道。我们的孩子玩什么?玩哈佛大学举办的CTB创新研究挑战赛,同时和全球几千所学校的孩子同台竞技,居然拿到北美路演的第一名,这个很难得。

  我们还玩什么?还玩DI这个创意大奖赛,是田纳西州州立大学玩的。我们还玩英特尔国际科技与工程大赛。我们还玩美国学术十项全能大赛,以及斯坦福大学未来太空城的比赛,并且都是在2016年立项,2017年能够参加的比赛,还拿到相应的中国同类学校里面的最高奖。

  第三条通道就是国际性体育赛事通道。当然这里面我们还有一个标志性人物,那就是吴易昺——2017年美网青少年双冠王、中国大陆首位大满贯青少年组男单冠军。他是目前中国20岁这个年龄最有国际价值的网球运动员。

  在这个里面我还想要跟大家说的是,在公办这样一个路径当中,我突然发现有两个现象。第一个现象:一批非常高端的学生,2008年的时候出国留学的同学,在全年级576位同学中,成绩排在500位的、400位的、300位的、100位的都有,但是前50位的几乎没有。但是从2015年以后前50位的同学,开始有这样的势头,非常好的孩子要出去。和公办学校的考核指标形成一种冲击,面对父老乡亲有多少学生考到清华北大,我们往往还要顺带加一句也有学生考到世界一流大学,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大学。换句话说,有多少学生考上清华、北大,出现一个挑战,对出国留学的这些学生,学校是放还是卡?二中做了一件事,让孩子信天游。

  比如2016年,被哈佛大学提前录取的整个亚太地区第一人郭文璟,这个学生很好,她的数学稳稳年级前四名,计算机女生1号,物理女生1号,英语全校第一。她提出放弃国内高考要出去,是留还是放,我们很明确:放。但这个时候班主任有点不乐意了,他说至少让我少了两个百分点,这是一个现象。

  这个现象后面要思考的是什么?这样的孩子、这样的家庭做这样的选择,究竟是跟风式的选择还是一种开放心态下的选择,主动去分享世界优势教育资源的理智的选择?我认为这恰恰是当下这批优秀学生最大的福祉。他们生活在中国、生活在一个开放的年代,要鼓励孩子,准备好了以后该出去就应该出去。

  第二个现象:公办学校老师的师资储备,怎样顺应开放的国际教育要求?我们面临着冲突,也面临着压力。我前面讲我们学生2016年第一次提出来要参加美国学术十项全能大赛。我一听到我觉得非常好,因为这是对学生综合素质、综合阅读、综合素养是一个极大的考验,非常支持。

  有一天参加十项全能的学生领队找到我说,校长我们出去了。我说走多少人,领队说走9个。我说哪个老师带队,他说没有。我说为什么没有老师带队你们能跑出去呢。他说,校长等我们参加完比赛给你解释什么原因好吗?我说家长跟吗,他说有一位爸爸作为义工跟着我们。我说那行你们要安全地去安全回来。孩子们比赛回来第一时间冲到我办公室,校长我们这次完成得很好,获得进军美国决赛的资格,我感到很高兴。学生领队委婉地说:“之前校长在我们出去之前问我们为什么没有老师,我也要问有没有这样的老师能够带我们出去?他的英文要好、他的科学知识要好、他的数学要好、他的经济常识要好、他的历史要好、他的演讲要好、他的写作要好,我们有没有这样的老师?”他这句话一说出,我直接无语。杭二中在整个浙江都是顶呱呱的学校,但我们在面对孩子基于开放高位发展时,孩子们向我们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由此我感觉到,我们真正要顺应孩子们走出国门,拥抱世界、分享世界的优质教育资源,我们还需要有高位师资的准备,否则我们和孩子永远只能打一个排球比赛的时间差。也就是当孩子高高跳起的时候,我们只能把脚步按住,当孩子重心快下落的时候我们再起跳,这对孩子的发展是不利的。

  2008年后的杭州二中国际化路径三步曲让我深切感觉到,我们的孩子要在国际赛事中实现人的国际化,这是第一个“都在变”。

  第二个“都在变”是就民办而言。我2017年11月1日在海亮正式亮相。我感觉到海亮教育在国际化路径上很有自己的特点。第一个特点它是主动走向国际资本市场。我们是在2015年7月份在美国纳斯达克正式上市的中国第一家K12教育集团。我知道在座的还有许多我们兄弟教育集团都走这条路。但是在这条路的行走过程当中,我们认为面临一种新的情况。这个新情况是什么?《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正草案)》(送审稿)在今年8月份推出让民办教育跌宕起伏。这个跌宕起伏引发我们一种警觉。当然国内也有这方面很有见识的学者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吴华教授。他始终认为,民办教育是中国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公办教育重要的补充。民办教育表现了比公办教育更高的效益。他还提出民办教育必须走内涵发展之路。

  这样市场的跌宕起伏,深深地告诉我们,市场是不相信眼泪的,因此我们怎样做好自己的事?用怎样的国际资本办更国际的教育?这是我们在思考的一个核心话题。

  第二个就是主动的走向国际都市圈——上海。海亮虽然是在诸暨西施故里,离上海坐高铁是一个半小时,如果我们走高速公路的话大概是两个半小时。在这样以上海为中心的都市圈里面,我们2016年上海学生大概是500多人,2017年有1000多人,2018年有1400多人,这个让我们感到比较自豪。

  海亮的国际学生,家长非常明确,要把孩子送出去,要走这条路,要接受这种相对宽松、自主、自为的教育。我们现在迈的第三步就是我们的海亮外国语学校在主动寻找自己的一种变革。这所学校的变革,第一,就是要打造一所没有“年级”和“班级”的学校,充分的让孩子们走班选课,跨班级、跨年级个性化学习成为常态。第二个,建一所没有“标准课表”的学校,。标准课表就是用标准课程形成孩子这样的标准产品或者标准学习形成标准学生,而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了自己的新思考。这个思考就是要充分地通过模块化的学习,让学习走进学生的最新发展,。一人一课表、一人一计划、一生一规划。第三个,建一所“人皆为师”的学校,。在这所学校里面,学生也罢、老师也罢、校长也罢,特别是学生也是老师,大家都是学习者,但也是学习的分享者。第四个,建一所没有“学生”的学校。“学生”这个特定的概念逐渐淡化,把家长、校长、老师、学生,通过一个学习共同体的建构,让孩子也去上课、也去展示自己的学习,让老师也稳稳地坐到课堂里面,坐在学生的课桌上面去看学生是怎样跟你进行知识的分享,由这样一种分享最终来达成生命的共同成长和共同分享。第五个,建一所没有“围墙”的学校,让课堂行走。充分利用海亮,我们有浙江诸暨园区、湖北仙桃园区、江西南昌园区、山东肥城园区,就是让孩子们能够走动起来。让孩子通过这样的走动,能够更多地汲取我们的民俗文化、地域文化,还有跨省文化。不仅仅是这个,更重要的我们还给孩子们打通了走出国门通道。比如今年我们就有1725位同学参加暑期的研修活动,走访了20多个国家,让孩子们能够形成这样的学习。

  由这样的学习,我们非常期盼的是,在国际教育空前变革大背景下,对于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同时又有这样的愿景,而且又有充分准备的家长和孩子们,我认为应该去分享国际教育的优质资源,我们要有这份理智,这是第一。

  第二,国际教育的升级将是必然的。这个升级从某种意义上讲,不是说我们简简单单只是走出去,而是要带着魂、带着根、带着中国气象走出去,所以我们有对孩子们基本的基于中国文化的学习和要求,我们甚至还有要高于顺应国内高考的要求。比如语文课,不仅仅只是六本书的通读,更重要的是围绕这六本书,你怎样拓展你的阅读量形成写作、形成演讲、形成你的方案等等。

  以上就是我要说的“两个都在变”,第一个是就公办而言走三步,第二就现代民办教育而言,我们不仅仅走出国门以后赢得国际资本市场对我们的支持,更重要的我们要把自己的事做好,通过这样一个国际教育的潮流,来改变、改进和定义一个顺应学生发展的新教育。正是这样我认为海亮正在办我们心中的教育,这个教育应该是国际的,但它更是未来的。谢谢大家!

  新浪声明:所有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朱紫瑛

国际学校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