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殿军:优质国际教育应当注重培养学生的中国根基

王殿军:优质国际教育应当注重培养学生的中国根基
2018年11月27日 15:12 新浪教育

  11月27日,新浪2018中国教育盛典国际教育峰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峰会由新浪教育主办,主题为“十年之变”,来自国际教育行业的领导、权威专家、国际学校代表、行业机构代表、驻华使馆代表齐聚一堂,大家共同探讨中国国际教育的发展历程,展望产业未来发展新趋势。

  这十年,国际教育交流不断加深,国内国际化教育学校与教育机构如何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教育品牌?培养走得出去回得来的新型国际化人才?未来十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如何建立国际教育全产业链服务体系?国际教育产业又将面临怎么的机遇与挑战?

  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出席国际教育峰会并发表主题为《创办具有中国根基的国际教育》的演讲。

  王殿军表示国际教育包括引进来与走出去两个方面,我们不仅要把国外优质课程、办学理念与教学方式引进来,还要将国内考虑留学的孩子送出去。引进来与走出去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但是优质的国际教育并不等于留学教育,每一个走出去的中国留学生都要有自己的中国灵魂与中国根基。

  王殿军强调,优秀的学生应当是多元的,中国的文化内化于心的同时,也要让他们真正参与到教育教学过程中,不再是单纯以知识为中心。衡量国际教育的指标,不应是送多少中国学生出国,而是如何利用优质的国际教育资源促进本国教育的发展,让每个孩子能够接受到良好的具有国际水平的教育,这才是每一位教育家推动国际教育的本质与目的。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国际部早在2009年正式开学,学校始终致力于建设具有中国根基的国际教育,尽管面向国际学生,但是仍然根植于中国。王殿军强调,我们的办学使命是“培养根植于中国文化,具有独立思考、创新精神的国际化杰出人才。”方向把得准,路要走得稳,这个行业才能持续健康发展,中国国际教育与才能更加强大。

王殿军: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教育同仁好!今天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对国际教育的一些想法、观点,和清华附中在国际教育探索中十年的历程。因为国际教育是涉及面非常广、定义起来又非常困难的一个事情,所以我只能从我个人的认知范围和经历过的一些事情给大家谈起,如果有不太正确的地方仅供大家讨论。

  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题目?我觉得国际教育我们更多的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引进,引进国外的一些优质的课程、先进的办学理念、教学方式等等;另外一个就是送出去,最主要的就是把我们特别想出国留学的一批孩子或者家里的梦想给它变成现实。当然我们送出去的孩子一定要非常的优秀,能够适合在国外读书,未来发展前景也非常好。送出去的也好、请进来的也好,对我来讲我特别关注的一件事情就是,如果这个孩子是一个中国人,我们能不能让他身上具有中国的灵魂、中国的根基。大家说你今天是讲国际教育还是上政治课?其实我是在讲国际教育,我认为如果我们不关注这个问题,我们的教育尤其国际教育很难可持续发展。试想一下,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党、哪一个政府会特别欢迎别国的教育进到自己的国家,然后把这些孩子培养的忘记自己的国家、忘记自己的文化、忘记自己的民族,这样的事情能做多久?该不该做?

  我这个人是搞数学出身,说话可能有点直接。所以我们应该看到做国际教育身上要承担的那份责任,其实不仅仅是国家民族的教育,实际上我们应该估计到自己事业的这种坚实的基础和可持续发展的这种风险。所以我今天起了这么一个题目,有一点政治化,但我不认为是政治化,这就是教育本身,教育本身就是意识形态的一部分。

  我今天分三方面跟大家讲一讲,第一,中国国际教育,另外清华附中国际部到现在办了十年了,中国公办学校办一个接收外籍国际学生的国际教育我算比较早的,在北京这些有高中的公办学校名校里我算最早的。我并没有办一个针对中国学生以出国留学为目的的国际部,到现在我也没办。我说的国际部不是大家通常意义上中国名校办的、录取的初三毕业生进入到自己的国际部来学习,为了他们出国留学。我招的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的外籍学生,然后把他们培养到国外读书。第二,清华附中除了办这样一个国际部之外,近几年来我也办了国际学校,面向中国孩子需求国际化的中国学校。

  第一个想跟大家交流一下中国的国际教育。我自己认为每一个国家的教育肯定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无论你是想推广自己所办的国际教育,还是想在国外说我培养的学生多么适合你们国家、适合这个大学需要,任何时候不要忘了,你是在哪个国家做的教育,你这个国家学生身上具备的独特的优势是很重要的。我也经常会遇到美国的招生官或美国搞教育的人士,他说在美国或者其他的西方的国家,我们最欣赏的叫做多元。一个班里有一个状元可能就够了,如果一个班里有15个状元其实真的非常的没意思,全都是一个比一个考得高的人,一个班里全都是跑一百米的有什么意思。所以他就希望我班里的孩子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具有不同的文化,大家能够交流、能够分享,你知道的我不知道,而我知道的你不知道,才有意思。凡是你知道的我都知道,凡是我知道的你都知道,大家就没有交流的必要。

  我觉得多元意味着你要有你自己的优势,作为一个中国的留学生,你到那之后要带来你的国家、你的民族的特殊的东西。包括教育本身,像一个国家,尤其中国发展这么快,好多人说中国的教育一无是处,我想问问您对您现在的处境满意吗?您觉得您是没受过教育的人吗?您没有老师吗?没有母校吗?我们国家难道没有一个像样的科学家、艺术家吗?这些人不都是我们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吗?我们国家在世界上进步这么快、影响这么大不是中国人的贡献吗?所以我觉得在处理国际教育的时候,千万不要认为我们的教育一无是处我们才需要国际教育,我认为我们的教育其实已经不错了,但是我们还想更好,这是我理解的国际教育。一定要尊重本国教育,如果蔑视本国教育,国际教育也不可能路走得很长,这是我想的一个事情。

  中国教育有一些特点,我没说是缺点,我说是特点。说这个人特点就是个子高,那不一定是缺点,是特点。全国统一的课程标准,它是个特点,既可以是优点也可以是缺点。优点是标准统一不会有太差的课程,缺点是有吃不了的、也有吃不饱的,大家都得吃这份饭,这是它的一个缺点。当然我们正在改变,这需要漫长的历史。另外,单学科的基础非常扎实,我们的考试我认为可能是全世界最严格的,据说卷子都是在某些特殊地方印刷的,那个卷子的押送过程,我经常是主考官,那卷子来的时候车上一定有个警察,警察车上、身上都有GPS,你在路上不能随便停留。如果车拐小胡同里待三五分钟估计这是大事,一定要按既定路线、按既定速度,在既定的时间里到达指定地点。所以我们的监考过程,每一个考场、每一个考生的表现都在省一级的考试中心能够看到。我们把考试这件事情命题,考试过程已经做到了极端极端的严格。我们学校有好多参加命题的老师,他进到命题的中间以后,就有若干天是失联状态。如果你特别特别需要跟家人联系,那你可以打座机,但有两个耳朵最灵敏的武警战士站在电话旁听你跟家人说了什么话。

  说明我们要把考试、命题、阅卷过程做到了全世界最高级别的严苛程度。这是我们考试的严格,所以没有一个比我们更严格的。这些东西,包括我们的班集体,我一直认为在培养学生社会化、集体意识有独到之处,所以在取消班级时我没有取消班级,我认为班级可以留着。我们不是为了取消班级而取消班级,这是我的一个想法,包括我们的集体教员。

  总的来讲,我们有好多特点不见得是缺点,但是也有值得改进的地方。比如说我们的管理不是太现代化、信息化。然后我们的课程和评价,我认为课程有点单调,统一标准不说而且没有层次,所以这种评价也没有,尤其缺乏跨学科的、实践的、创新的、综合的课程,也就是STEAM类型的课程在我们这是没有的。你看课标里,我参加了课标的制定,我说要加上,比我老的同志说不要加,等我长到他那个年龄时有可能加上,因为他的年龄大说话分量重,我希望自己变老能够说话算数。

  我特别关注的不仅仅是课程、教学的内容,我关注的是教学方式方法,这一点我们好多的方式方法还是讲授式,像今天这样我在这白话你们认真听,今天的孩子让用手机连笔记都不记了,看到就拍一张,但拍了回来从来没看过,手机有这么大容量就拍。

  以知识为中心的教学思想要改变,学生没有参与到教学当中这些都要改变。另外学生发展的指导体系和升学体系我认为这是一个缺点,当然中学没有很好履行自己职责时你们挺身而出,为孩子出国提供客观、真实出国的服务,这当然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无论怎样不能因为社会上有好多中介帮助,出国联系、推荐、设计,学校就可以不做。在欧美学校里,升学指导不仅仅是指导升学,还要指导发展、生涯的设计。所以我认为中国基础教育要改进的就是指导学生规划自己今天,然后应对自己明天,并且很好地履行升学的事情。

  特别特别重要的一点,中国那么多世界一流大学,大家问说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和世界真正一流大学最大的差距在哪里。我看来最大的差距是他们不会招生。一个连人都不会选的高校怎么可能成为世界一流之高校呢?他们选人需要什么样的水平可以完成他们的选人呢?基本小学毕业水平,能认识三位数比较大小,然后就能够招生。因为成绩一排出来最高分不会超过三位数,最高分是全国满分最多的也就八九百分,一百七百来分。请给下列七百分的名单排序,从1数到80,然后招生结束。一个人是多么复杂,一个学生是多么复杂、多么个性、多么多元,而我们选择他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在这一点上我们跟世界一流大学差距太大了。他们要考虑十个、二十个,甚至许多不同的个性的东西综合起来去评价一个人、去选拔一个人。你说王校长你是清华大学的,你竟然敢批评中国一流大学那不就是批评清华,我不怪清华。

  总的来讲我们得改,他让那么招是他的事,但你的事最后影响到我,我能够不管吗?但我能管得了吗?这事就是这么回事。在全球化的今天国际教育不是你想不想搞、该不该搞,不得不搞。现在信息化时代,说不行必须开放,现在要继续开放,不开放可能吗?互联网时代总不能说在边境线拉一个什么东西所有网络的东西出不去,不可能。现在人才竞争教育要开放也要互相学习,我们要面向未来吸收未来,推动本国的教育,我心目当中国际教育不是帮一个学生的忙,60万个学生的忙,60万的学生在800多万高一录取新生面前也就是7%左右,我没有仔细算,已经是很高的比例了,全国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搞国际化不是送多少留学生、接收多少留学生,这是一个重要指标。但最重要的指标,在我看来国际教育那些东西对我们本国教育到底有多大推动作用,如果我们为60万出国学生做了很好的教育,而忽略了800万的中国学生,我觉得我们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我更看重如何利用国际教育的优势促进本国教育的变化,让每个孩子都能接受到良好的具有国际水平的教育,是我推动国际教育的目的。

  以上是我给大家“忽悠”一下我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切不切实际想法总得说。我们创建国际部比较早,我们2008年就说创办国际一流大学、培养国际一流的孩子,所以2008年决定办2009年就开学了。

  要办中国根基的国际教育,尽管是面向国际学生,外国籍的,或者有香港永久居住证的孩子,但是我们一定要提供具有中国根基的教育。我要把外国学生吸引过来,让他交着比较高的学费给中国的公办学校,同时要用中国的文化洗着他的脑袋,让他热爱中国,所以我要人财两得。我们的国际部还是不错的,今天我们国际部早期创始人之一马成,他今天自己创办了T School,当年为清华附中国际部也做出了很多贡献。

  办学使命:培养根植于中国文化,具有独立思考、创新精神的国际化杰出人才。既然在我的国土上,我有这个机会就要让你了解什么是中国、什么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在这里语文,汉语不是一门外语,是母语。外国学生母语是英语人家才高兴,错了,所有国际部孩子特别喜欢语文,他们作文有时用中文写、有时用英语写,他们研究中国名著、写书法。哪个外国办的国际部用毛笔写书法,根本连毛笔不会抓,或把毛笔当钢笔抓来写。在中国办国际部要用中国的东西,我们提倡的那些东西大家都是教育内行不用一一解读了,总得来讲我们比较重视国际多元,同时重视本国的特色。如果失去中国特色这个学校在哪个国家都能生存、都能办,没有中国特色是不行的,清华的精神。

  我们的课程也是讲究中西合璧。当时我们办这个学校的校长是顾比林(音)先生题了“中西合璧育英才”,不是把美国学校、英国学校搬到中国来,我得办中国教育和美国教育融合的教育,特别强调中国的文化。我们强调双母语,大家都提“双语”,双语是都会,这是双母语,大家政治地位是平等的,我们的孩子两种语言都达到母语水平。我们选的比较优秀的教师队伍,但必须接受我的理念,没有跟任何一个独立机构合作。

  我们教学的特点都是老生常谈的东西,重要的是以什么教学形式落实下来。我们校风学风特别好,它位于清华附中校园内所以不错。稍微加强教育后,这些孩子们出去在世界舞台上动不动拿个奖杯回来。现在国际部只有一栋楼特别小,我唯一发愁弄那么多奖杯没处摆。特别大,一人高,老外弄奖杯准备提意见弄小点。我们希望创新、领袖气质这些东西都提,关键是要活动教程课程支撑,还是挺震撼的每届毕业典礼我都参加,每届几十个人但上的学校是相当不错。这是他们有一年毕业典礼在清华大礼堂前扔帽子。他们上的学校好像比世界一流大学还牛一点,应该都是不错的。那年录了我们一个学生,人家没去,最后选择MIT。哈佛招生官很郁闷,哈佛历史上很少被学生炒的,我说凡是得有第一次,以后就习惯了。

  中国人能不能办出让国际几大认证机构认可的国际化的学校,我认为可以。我这个学校应该是比较少的被WASC认证的学校,非常严苛,认证要持续五年,一大堆的指标。比我们督导严格多了,他五年来一来就一个月,督导来一两天。人家不看文件,跟孩子谈、跟家长谈、跟老师谈,听课然后提一大堆问题,明年来看对着问题改没改,动不动突然袭击,弄得五年来不得安生。但五年后学校真的存在巨大的改变,我都服了这些人。我们缺乏这样的认证,督导没有认证厉害,它是过程性更强,希望未来学校评价能够跟得上。

  当然我们十年来也积攒了一些东西,我认为大家共同帮忙、支持、认可,尤其上级行政部门海淀是教委很支持我们,希望我们成为中西合璧国际教育的典范。清华附中办一个国际部收五六百个学生显然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最终目的是要把优质的教育给中国的学生能够享受。所以办了国际部之后,我其实想创造中西合璧的教育给中国的学生能够享受,这是我的目的。

  这之后我陆陆续续办了一些其他学校,有些是别人办我管的,有些是我自己管的、自己办的,还有2019年开学的,能不能开还是未知数。但是总的来讲至少那个学校是已经基本建成的学校。作为一个公办学校能在国际教育上坚持十年,而且能够有这么多的学校已经是很难了。因为我自己常规的学校还有十几所,有时觉得确实有点累,但我觉得又挺有意义的。

  现在运行的这几个学校都有它的特点,清华附中国际部刚才给大家介绍十年了,清华附中国际学校就在奥林匹克公园里面的网球中心,网球中心闲置房子被我们一改造变成优质的国际学校,非常富有特色,而且是国际特色。凯文学校一会儿王实副校长也会给大家交流,不是我办的,但我来管,校园非常美丽。另外大家知道华为自己建设举办的学校,全权由清华附中管理,这几个学校都不错。

  我觉得在国际教育发展当中我们会遇到很多难题,第一个难题就是双语问题。人有没有可能把两种语言都学到母语水平需要我们的思考。另外一个课程体系,你要全盘细化,如果给中国学生,我自己心里也不踏实,你想想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怎么想?因为国家法律规定在义务教育阶段必须遵循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法律规定,如果做不好可能几个学校的做法影响一个行业,这不是耸人听闻,我们要有自己行业的规矩,面向中国学生要有中国的规矩。

  包括师资水平怎么把握、文化的冲突怎么处理、包括学生怎么自主发展、家校关系如何处理,都是我在国际教育中面临的挑战,处理得还不错。

  中国国际教育很长时间,现在发展得很好,但是我觉得每一个领域、每一个方向我都希望大家能够非常谨慎,非常严谨,考虑国内外发展趋势,只有我们走得稳、方向把握得准,这个行业才能持续健康发展,我希望中国国际教育能够兴旺,也希望通过国际教育让中国的教育更加强大,这就是我的梦想。我希望我们在座的能够一起努力。谢谢大家!

  新浪声明:所有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国际学校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