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张颐武:中国大学正经历的重大转变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23日 18:36   新浪教育
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颐武(毛重渝摄)
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颐武(毛重渝摄)

  2010年8月17日下午, “革新与复兴——中国高等教育转型论坛”在中关村皇冠假日酒店召开。这次论坛由《中关村》杂志主办、新浪网协办,著名文化学者、凤凰卫视高级策划王鲁湘担任主持,周孝正、张颐武、胡星斗等来自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在会上发表了精彩纷呈的言论,剖析中国教育的弊端,纵论中国教育的出路。以下为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先生的演讲实录:

  非常荣幸今天能够和各位分享大学人文气质重建的主题。中国大学人人都知道有毛病,大家说起它的问题眉飞色舞,批评起中国大学是最有快乐的一件事情,和中国人批判中国的语文教育一样。数学批判起来比较难,需要专业的知识。

  现在看的话,中国大学人人喊打,我只是一个教师,对大学教育没有系统的研究,今天讲不是批评性的工作,确实有很多的问题,中国大学有很多问题值得思考。现在看起来谁对自己的大学都不满意,对自己的学校对自己的教育都不满意,李敖的儿子最近写了一本书《李戡戡乱记》,痛斥台湾中学到大学的教育,都是那么不堪,都是那么一塌糊涂,很多善良有天才的嫩芽毁掉了。

  大师来了,他的批判更激烈,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人们对教育没有看法的,这是好事,保持自我批判的精神,不断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中国大学毛病太多了,一天24小时不睡觉连着讲还有很多的毛病,毛病之多,超出我们想象,大家还是上了大学,这件事情还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还有跑到我们这儿上大学的,比如李勘,这么多毛病,这么糟糕的大学24小时讲不完的大学还来上,怎么回事?也需要反面各种各样的思考,思想清明、逻辑清晰的角度,让各种观点能够充分呈现,公开进行探讨。

  中国大学发生非常重大的变化,一是学生发生很大的变化,80后学生基本上已经受过大学本科的教育,中国大学开始有了90后的大学生,这是非常大的变化。中国大学出现了非常深刻的转变,学生已经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成长为第一代人和第二代人,我们假定十年是一代的话,第一代人和第二代人已经出现在大学的课堂上,这是一个重大的改变。年轻人已经变了,这个年轻人的变化其实和我们以前的年轻人非常不一样,80后90后的年轻人和以前的年轻人不一样,已经持续了将近十年。在中国大学里面,这些人对中国大学的存在,和大学老师和大学本身的互动形成了非常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第二,中国大学的变化就是,中国大学开始尝试着建立了一种国际标准,无论是从论文国际的水准,SCI、SSCI、HCI,各种各样的国际标准。中国大学有更大的雄心。随着中国经济的成长、中国社会的发展,中国经济发展有很多的问题,不管怎么说,中国还是有很大的发展,虽然说问题很大,中国大学强烈的意愿在全球性事务中间在全球大学里面发出自己的声音。中国大学按照国际标准建构自己很多规则,中国大学开始发生重大的变化,尤其是重要的大学,发生着很多的变化,这些变化都是以国际标准衡量这个大学的。

  这种衡量会出现很多的问题,这些标准也不一定是完全合理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这样的变化,其实导致我们不得不思考,大学本身不按照国际标准运行的话,会遇到更多的问题。现在看起来,按照国际标准运行的大学的努力,现在已经开始了,虽然这个努力还是非常不成熟的。但是现在已经开始了大学向国际标准努力的尝试,指标体系越来越国际化。因为大学会发现,我们评估起来是非常难的,现在发现很大的困难,要求有论文的数量,我们会说论文数量是没有道理的。为什么?有人50岁以前没有著述,50岁以后出了一本书,但是他的书比任何50岁写的很多书的人有价值。我们可以经常说,解放前的大学比现在大学好得多,大学里面好多学者如云,现在大学很糟糕,我们也可以反过来举无数的例子,围城大学也很糟糕,丑事、荒唐、裙带关系、污浊的状况和气氛,莫名其妙的西太平洋大学到处流行,几十年来人类有大学历史以来这种状况就是存在的,也不是说中国大学独有或者中国今天大学独有的问题。这些问题你会发现,解放前大学可以举出无数的例子裙带关系,腐化、卑微,大学没有人文精神,大学里面有种种不堪的故事,大学有种种不好的事情,有记者、满怀热血的青年,非常焦虑问我,张老师,你看现在大学的腐败,很多抄袭的,很多做坏事的,高教的野兽都是很糟糕的,校长更糟糕,所有人都很糟糕,中国大学不行了,解放前的大学一个个都是高风亮节,宁可饿死也要忠实于学术,精神、道德、良知,中国大学里边从来都有道德良知的人和到处抄袭搞腐化的人。

  看一下《围城》就知道了。李梅亭是什么样的状态,那种大学教授在大学普遍存在,今天也会有。既要看到中国大学非常糟糕非常有问题的一面,也得想开一点,这件事也得想开一点,不能一口吃一个胖子马上改变,我们可以提出一个最高的理想,明天大学充满了伟大的气息,每个学生为了追求美好的理想在这儿奋斗了,每个教师都在奋斗着浪漫的图画。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大学。美国大学有很多的校园政治互相搞来搞去,我在美国大学里面待也有邮件发给我,控诉某个教授有问题,某个系主任有毛病,互相斗来斗去,闹来闹去,这些事都有的。看看英国小说,英国大学里勾心斗角抄袭、互相瞎混,这种情况都有的,一方面我们对大学要有严格的要求,另一方面我们不能理想化,哪儿的大学是世界上最理想的,从来没有这样的大学。

  因此我觉得,现在中国大学的状况可以说需要两方面的思考。我们大学确实缺少一些东西,可能是两个方向,我们需要是“大的越大,小的越小”。大的越大是说,我们确实给学生更宽广的视野更多的梦想,面对80后、90后学生的挑战,我们现在需要更多更高远人文精神的灌注,人文价值的灌注,这些毫无疑问。另外一方面也需要小的越小,按照国际标准给他更严格的训练,给他更多的基本知识,给他更多的严格训练。中国大学恰恰和中小学一样,往往害怕提严格的训练,严格的要求,我们害怕对学生的挑战或者面对学生时采取严格的管理,我们害怕对学生提出细节的要求,让他把一件事情做好,让他老老实实在实验室里做试验,这种要求反而也丧失了。

  大的方面人文精神上气质上没给他东西,小的方面我们在基本训练上也丧失了原有那种严格要求,丧失了要求以后会发现,很多问题在这里面也会出现。往往大的方面没有把握住,回来追大的,但是大的失掉了,没有放弃小的,小的也没有,两头不着,这种情况确实是存在的。目前大学状况不一定是中国最好的时期,但也肯定不是中国最好的大学。大学的状况大家最不满意,和中国的现状一样,肯定不合乎我们的理想,但是我觉得也说不上我们在大学里没活法了,过度夸张过度积分的提法往往离事实很远,这是客观的现实。

  怎么样改变“大的越大小的越小”,首先要回应80、90后学生的挑战。我们过去对教学和师生关系和大学里面人和人的关系,尤其是师生关系。我们经常喜欢用浪漫的方式表达他,老师就像园丁,学生就像桃李,师生简直友爱不得了,老师每天教授学生知识,学生努力奋斗,回馈老师,报师恩,老师和学生之间如胶似漆,浪漫之极,这种关系是对大学浪漫性的想象。围城里边写的大学关系,学生在洗手间里边议论教授,这种情况恰恰是大学真实的一面。我们往往忽视了大学真实的一面,学生在下面对老师时刻带着挑战、审视的眼光,学生和老师的关系有另外非浪漫的一面,也很残酷的一面。他其实要审视这个老师有没有能力教给他新的东西、挑战,提供给他新的议题,这恰恰是学生和老师另外一面。老师出过一个错,一代一代学生传下去。我上北大时听到很多老师负面的奇闻,现在的情况会更多,对老师的挑战是非常重要的。我进到教室,学生充满了怀疑和挑衅地看着你,你有没有能力提供给他更多的可能性,更多新的东西,让他感觉到给他新议题,让他感觉到还得在这儿老老实实学,这一点是做教师所需要有的面对挑战的能力。这是第一个方面。

  我们在追求人文气质时,首先要不断地在专业上有新的东西给他,没有新的东西给他,80、90后生活在互联网时代年轻学生,从互联网得到很多的知识,这些知识是极端零碎破碎不成系统,其实是非常没有系统性逻辑性的知识。我们把这些知识强化为信念,很多学生只学到偏执的信念,没有从知识的角度学到很多严格的东西。我不怕学生有见解,最害怕学生没有知识的见解,他的见解只是一种信仰的见解或者盲信的见解。有些老师仅仅给他情绪化、煽动的见解,而不是给他客观、理性分析的见解。

  大学不能给一个学生真的知识,而只是永远在调动他的情绪,永远在给他一些非常肤浅的东西,这个大学其实没有给学生真正有效的东西,没有让他清明的思考,有逻辑的思考,这是我们面对最大的挑战。

  80、90后懂得很多,知道很多,他们的自我感受从来没有过那么强,对人性的感受对个体生命的感受从来没有像我们这么强,对老师的要求更希望老师与他更多温和地在一起,刺激他的热点或者让他兴奋的感觉,感受到老师跟你在一起。但是老师敢不敢给学生不愉快的感受,面对学生的挑战时你敢不敢向学生挑战,这也是一个问题。敢不敢把你的思考告诉他,作为教师我的体验是,互联网时代大家都怕,抛出一个言论,稍有不慎,互联网年轻人拍砖把你拍死。但是你会发现,很多教师取悦学生,说学生最喜欢的观点,说学生最热爱的想法,但是没有把这个学科真正的知识告诉他。现在恰恰中国所需要的高的越高,恰恰是从基础出发,从小的越小出发,从知识和专业领域进入这样的话题,如果有了更专业的学术,我们就会有更高远的理想,更高远的理想不是每天在说,我们有高远的理想,有人文的关切,而是一点一滴训练里边来的,从礼仪在学术基本规范,是从这些东西里边训练出来的理想。理想并不是说我们只有一个理想,理想是通过所有的细节达到的,永远需要小的越小,才能达到大的越大。

  怎么样面对80、90后的学生,怎么面对互联网时代所形成的新的格局,这是中国大学所面临新的挑战。

  我们在大学里做教师会发现,这种挑战对每个教师来说既是一个压力又是一个机会,机会在哪儿?其实得到新知识的可能性和应对学生挑战的可能性今天前所未有地扩大了。另一方面面对的难题或者面对的困难也前所未有地扩大了。教师首先要做的不是讨好学生,而是说用你的知识征服他,让他感受到他的所既有在中学形成浪漫的想法在受到冲击,大学里受到新的训练,这些训练对他未来人生是有用的。既有职业上的用处,大学需要给人精神气质,大学不需要有高楼,大学需要有大学者,大学既需要有高楼也需要有大学者,这两方面不能偏废。一个大学者不能在体面的地方做教育做学习,大学生不能在体面的地方学习也不是一个好的大学,既要有大楼,也要有学者,这是毫无疑问的。大学需要更加专业的训练,给他更多具体的知识,他有了具体的知识,人生理念会受到新的思考方式的挑战,会有更加清明、理性方式追求他的理想。只会在互联网批判别人和骂人的人,不是有逻辑、有理性能够思考的人。这时需要遵循更高远的人文气质,将自己的精神得到更超越、理想的追求。在今天这个时代,在今天这个时刻,我们怎么回应这样一些新的挑战,中国的大学怎么样面对世界的新的变化,这可能是我们更需要关注的,可能是我们未来所最需要的。我现在提的是大的更大,需要有更高远的追求,高远的追求必须建立在一系列必要的细节之上,所以需要小的更小,谢谢各位。

留言板电话:010-62675178

相关链接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