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世界里的慢课堂:国外名校这样做

技术世界里的慢课堂:国外名校这样做
2018年11月08日 10:11 新浪教育

  来源:微信公众号“智能观 ” 

  (原标题:当我们“小跑”进入技术世界时,国外名校却在教学生“慢下来”)

  在国外大学,如果你去问大学生们,他们日子过得怎么样?他们可能都会说:“很忙。”

  宾夕法尼亚大学宗教学教授贾斯汀·麦克丹尼尔说:“我的学生在18岁时的简历或履历就比大多数成年人还要长——他们最终赢得了实习机会,打败了对手,赢得了辩论。”

  麦克丹尼尔说,学生们认为,花时间安静下来、自省和反省并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寻求心理健康的事儿也与他们无关。他们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

  现在有几门课程——包括麦克丹尼尔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课程、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小组和纽约瓦萨学院的沉思研究课程——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鼓励学生们放慢脚步,放松下来,并学会应对大学以外的问题。

  宾大的“生存危机”课

  麦克丹尼尔教授的课程每周一次,每次七小时,没有作业,没有考试,没有教学大纲。每个星期二他来上课时都会带给学生一本书,让他们从头到尾阅读。经过四到五个小时的无声阅读后,各小组开始讨论书中的内容。

  麦克丹尼尔教授说,这个名为“生存危机”的300讲课程,本身并没有什么,主要是学生可以在这里沉静下来,可以 “为了学习而学习,为了反思而反思,并讨论成年后会出现的问题。

  这些问题包括上瘾、癌症、亲人死亡或失去工作等。在过去的几个学期里,麦克丹尼尔让学生们阅读了威廉·巴勒斯的《瘾君子》、托尼·莫里森的《最蓝的眼睛》、三岛由纪夫的《午后曳航》和爱玛·多诺霍的《神迹》。

  “这些都可以让他们反思,因为他们都通读了那些书。”他说。

  麦克丹尼尔还注意到,公平竞争是首要任务,没有人文学科背景的学生常常羞于参加文学课程,来得到乐趣。

  “他们参加这些课程,心里感到忐忑,因为不了解福柯关于莎士比亚的最新理论……然后他们会对那些实际上没有阅读,却参与讨论的人表示不满。”他说。

  他注意到,在课堂内外讨论的质量差异很大。

  “在我17年的教学生涯中,这一发现是无价的,”他说,“这是我在课堂上悟到的最好的道理。”

  学生们按照出勤率和参与度来打分,他们被要求每周写一篇两到三页的日记,通常是在课堂上完成的。他们还参与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在线论坛。

  在其他课上,麦克丹尼尔说:“我会在网上提出问题,学生以前写两三行答案就能获得五分。现在,他们要写五六页答案,还要彼此评论。”

  他还在与学生们的谈话中发现了性别方面的差异。与男生相比,女生更爱发言,这与宾大的惯例恰好相反。

  阅读期间包括20至30分钟的晚餐休息时间,麦克丹尼尔在上课前要求学生们把手机放在一起由他保管。学生在三楼上课,还要为麦克丹尼尔为他们选择的合作伙伴带来茶、咖啡和食物。

  “我们常常说这些孩子沉迷于技术——但他们不是。当我开始上课时,以为会有大量的学生睡觉,但事实并非如此。这真是太罕见了。” 麦克丹尼尔说。

  普林斯顿大学的“一号工作坊”

  普林斯顿大学宗教专业的大四学生亚历克•格维尔茨也有着类似的目标。去年2月,他创办了“一号工作坊”(Workshop No。 1),这是一个学生小组,每周六上午开会讨论学生在学术生活之外遇到的问题。

  格维尔茨说:“学生们没有一个这样的地方,能够反思如何创建更有成就感的生活。他们通常发现自己在教室里做不到这一点,而且那些没有参加宗教团体的学生没有地方可以这么做。”

  格维尔茨把这个研讨会比作宗教团体,人们依靠这些团体来寻求支持和帮助,但是这个团体并没有宗教联系,也没有要求人们加入的意思。在每次会议上,学生们都会就生活中面临的困难或问题发表意见,比如,成年后如何与父母建立有意义的关系,如何处理所爱之人去世后的心理问题,或者如何指导职业生涯的某一阶段。然后,其他人会插话说他们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而加入讨论。讨论大约会持续一个小时。

  超过100名学生参加过一号工作坊,每星期约有60至70名学生会参加长达一小时的会议。此外,他们还可以选择四人一组,在四个人约定的时间内开会、确定目标、制定计划、互相监督。

  今年秋天早些时候,政治专业大三的学生索菲·斯坦曼-戈登参加了这个研讨会。

  “我喜欢它。我认为,尤其是普林斯顿这样的地方,你的日常生活可能会被学校和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所占据,有一个自己的空间是非常重要的。”她说。

  在一次会议上,斯坦曼-戈登回忆起一位成员的话,她当时谈到了人际关系,并说在不能相信其他人的情况下,人会变得很脆弱。

  “当时的那个成员……她的男朋友就在房间里,” 斯坦曼-戈登说,“这表明这个空间有多健康,人们甚至可以在伴侣在场的情况下,分享有关亲密关系的事情。”

  计算机科学专业大四学生杰米·卡夫说,该组织培养了人们强烈的社区意识。

  他说:“在普林斯顿,50人的团队很难做出任何一致的承诺,但亚历克在这里创造的东西非常强大。有一个谚语是‘我们是五个最亲密朋友的平均水平’。当我在研讨会上环顾四周时,我想,如果我能成为那五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感觉很幸运。”

  瓦萨学院的沉思研究课

  在纽约的瓦萨学院,心理学教授卡罗琳·帕尔默于今年秋季首次推出了沉思研究课程。每周,学生都会被教授不同的思考和反省方法——从讨论社会公正、朝圣、记日记到冥想。

  帕尔默说:“人们渴望使用工具和经验去拓展生活,渴望不断提高问问题的水准,无论问自己问题还是问他人。”

  除了正常的上课时间外,学生每周还会有一次“实验室”课程,这同自然科学课程的安排类似。那一天,音乐课教授会带着学生穿过“音景”,要求他们慢慢移动,把注意力集中在自我平衡以及所听到的东西上。而在另一个实验室里,心理咨询中心的工作人员带领学生们进行冥想。

  有十名学生进入了这个试点班,这是瓦萨普遍的班级规模,帕尔默希望,一旦消息传开,能有更多的学生对这门课感兴趣。

  他们正在经历各种各样的实践,也在为此进行反思。他们还采访了其他人关于沉思实践的经验,然后做了半个学期的个人项目进行深入地探索研究。

  实习编辑:郝颖利

  责任编辑:潘程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