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爱乐乐享早教店关店 经营者称离婚无力赔偿学费

重庆爱乐乐享早教店关店 经营者称离婚无力赔偿学费
2019年06月27日 11:39 界面

  (原标题:重庆爱乐乐享早教店突然关店,经营者称离婚无力赔偿学费)

  记者 | 柳书琪

  2018年9月,秦悦为孩子报名了爱乐乐享国际早教中心(下称爱乐乐享)重庆龙湖时代天街店(下称龙湖店)12800元的课程,还向几位朋友推荐并带动他们报名。在爱乐乐享“以老带新”的促销活动下,秦悦和朋友们分别获得了几节免费赠课。

  但今年4月18日,当家长们带着孩子如常来到爱乐乐享时,却发现大门紧闭,没有老师来上课,也没有工作人员对此做出任何说明,秦悦的孩子还只上了不到十次课。“不只是上不了课,我感觉很对不起朋友。”秦悦说。

  中心关门当晚,爱乐乐享方面对家长回应称,老师集体辞职导致停课。事后爱乐乐享老师则向家长们表示,该机构拖欠老师工资已久,且自2月起就无故扣发老师的绩效、社保、公积金等。

  据家长们自发统计,已有至少1294名家长报名了爱乐乐享的课程。其中近半数的家长购买了108节以上,涉及总金额在1500万元以上。

  三日后,在家长们的一再要求下,爱乐乐享龙湖店在4月21日和22日复课。授课老师均为新聘任老师。此后,龙湖店再次关门。家长自发整理的书面说明材料中称:“陈鹏(店长)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帮人来应付了两天,就再无下文。”

  事后,陈鹏给出的停课原因是家长对上课效果不满意,导致老师不愿意上课。但家长们在群内互相沟通后表示还是珍惜复课机会。“总比不上课强,”家长王丹对界面教育说道,“要么退钱,要么复课,我们无非是这两种诉求。”

  4月30日,龙湖店所在的石油路街道办与龙湖物业曾组织爱乐乐享与家长召开协调会,陈鹏等人再次承诺复课,但至今仍未实现。

  据家长得到的消息,爱乐乐享龙湖店的经营者曾对派出所表示,因经营不善无力还款,只有申请破产,街道办工作人员也印证了这一说法。

  但让家长们无法接受的是,就在关店前半年,爱乐乐享龙湖店一直在做大规模的促销活动。据王丹回忆,自2018年8月起,原本108节课收费1.8万元的价格降价到了1.2万元左右,甚至还出现了两位家长各付一半学费拼单、99元买4节课等促销方式。公众号“爱乐乐享国际早教重庆中心”显示,在停课前19天,该中心仍在促销招生。

  公开信息显示,爱乐乐享龙湖店隶属于重庆贝睿艺术培训有限公司(下称重庆贝睿),是爱乐乐享早教品牌的加盟商,其旗下还有另一家位于恒大中心的爱乐乐享门店。目前,两家门店均已关门。

家长与重庆贝睿股东之一刘宇峰的聊天记录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家长与重庆贝睿股东之一刘宇峰的聊天记录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重庆贝睿的股东之一刘宇峰在与家长的短信中透露,爱乐乐享这几年在重庆亏损六至七百万元,每个月都有几十万的亏损,至今该公司仍欠他两百万元。但家长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王丹说:“龙湖(店)是学员最多、生意最好的早教机构,去年下半年(促销活动)收的那么多钱,还有那么多学员,怎么就亏了?”

  天眼查数据显示,重庆贝睿的法人代表名叫孟洁。当家长们向孟洁讨要学费时,她却表示2018年下半年与前夫李楠离婚后,财产分割后的她也无力偿还欠款。

  这一说法没有让家长们认同,在离婚后,孟洁仍将早教店关店的问题全权委托给李楠处理。家长刘白表示,在4月26日的谈判中,孟洁称身体不适,被送入急救中心,“李楠全程形影不离,全然不像已离婚的夫妻。”刘白说。不少家长因此怀疑孟洁有假离婚、转移财产的嫌疑。

  孟洁当天还向家长们表示爱乐乐享门店已于去年年底转让给陈鹏,但工商局网站及天眼查均未显示陈鹏的股权信息。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陈鹏在2016年曾因在诉讼中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义务而被列入失信者名单,此后有3次上榜也都是因为类似原因。

  界面教育尝试联系孟洁、刘宇峰等人,但始终无人接听电话。龙湖时代天街的运营方工作人员对界面教育表示,爱乐乐享在全面停课前没有通知商场方,并在停课后拒绝缴纳商铺租金。龙湖时代天街曾参与了由街道、派出所组织的沟通会并尽力协调复课,但目前,龙湖方面也已无法与爱乐乐享龙湖店的股东取得联系。

  王丹对界面教育表示,孟洁和陈鹏已经不再与家长们沟通,只接听街道或派出所的电话。也因为并未真正“失联”,该事件只能被定义为合同纠纷而非诈骗。

  6月25日,刘白带齐合同、付款证明、剩余课时证明等材料来到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她将重庆贝睿和北京爱乐乐享总部一齐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剩余课时费8700元。据她估计,约有600余名家长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

  但法官告诉刘白,因加盟店与总部有免责条款,对爱乐乐享总部的起诉基本无法成立,建议撤销。此外,虽然事实清楚、证据齐全,但法官仍表示“追回课时费执行起来有难度”。

  重庆龙湖店与恒大店不是唯二突然关门的爱乐乐享加盟店。5月21日,有家长在黑猫投诉上反映爱乐乐享廊坊万向城的加盟店负责人将门店转手后关门,孩子一节课也没上,缴费后人去楼空。

  去年11月20日,爱乐早教另一加盟店,北京西直门店(北京枫蓝国际店)也因拖欠商城房租、关门停业,拖欠家长早教费总额数千万元。

  此外,爱乐乐享在退费上也颇有争议。6月14日,团中央未来网刊发报道称,爱乐乐享合同退费约定是“霸王条款”,退费要扣品牌管理费、国家销售税。一家长在北京乐成中心店花费约2.5万元购买120节课程,上完9节后退费却要扣除1.2万元。

  对于屡屡发生的加盟店突然关闭、变更负责人、负责人有“老赖”背景等情况,界面教育尝试联系了爱乐乐享总部,但一名工作人员以领导不在为由婉拒了采访。

  官网显示,爱乐乐享主要面向0-6岁宝宝提供体适能、音乐、艺术、拼读、厨趣、水育拓展等课程,目前拥有150余家早教中心。界面教育拨打官方加盟电话得知,加盟一家爱乐乐享门店的费用是30万元,保证金3万元,加上教具等费用后共要向爱乐乐享总部缴纳60-65万元。加盟店属于培训机构,需进行相关工商登记,但总部对加盟店在办学许可证、教师资格等方面暂无硬性要求。

  界面教育查询各地管理规定发现,尚无明确要求早教机构需要办理办学许可证。在《上海市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和广东省教育厅印发的《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的监督管理办法》中均表示“三周岁以下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的机构”将另行规定,重庆市较早发布的《营利性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登记暂行办法》也未对此明确说明。

  根据2018年底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民办幼儿园被规定不能参与上市、未来营利性幼儿园占比不超20%。幼儿园领域因此不再是被资本看中的投资标的,早教及托育市场被更多人看好。但今年以来,包括北京的艾尔蒙国际早教中心、武汉的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等多家机构被曝出关店、跑路。

  从第一批家长开庭迄今,孟洁、陈鹏等人一直没有出庭或现身。法官告诉刘白,预计会于7月中旬寄出判决书,寄到10日后可申请强制执行。但刘白对此并不乐观:“重庆贝睿早就是一个空壳了。就算破产清算,一个空壳公司,又还能清算什么呢?”

  (应受访者要求,秦悦、刘白、王丹均为化名。)

  实习编辑:姚楷

  责任编辑:潘程

早教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