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8-08-06

  从传统教培到在线辅导,过去五年里,两者谁都不曾颠覆过谁。

  深耕、融合、快速,甚至还有游走于道德灰色地带的野蛮行径……这些共同构筑了中国教培产业难言的底色。但无论如何教育应该是纯净的,产业繁荣自有时间表,学霸君CEO张凯磊也有他的时区。

第一桶“股票”

  至今,张凯磊依旧记得那个场景:“问吧教育”突然变成了几百万现金和一大堆股票,他却难以释然。别人都认为“问吧教育”成功了,张凯磊却认为是失败了。

  此前的三年时光,他几乎倾注大半心血只做了一件事——扮演好“教书匠”这个角色。从1位学生的家教课,到3、5位学生攒班,再到租几间小学教室给累计1300多人讲课。在“流火”的暑假赚上65万元,算是老天给这位二十几岁小伙子的最高物质嘉奖了。

  “起初我根本没意识到要做个大项目,仅仅意识到自己好像跟别的老师不一样,能把知识讲明白,还没那么枯燥。”张凯磊回忆,“那个时候也没有人谈培训行业,老师小有名气后,自然有家长慕名来要求攒班。直到刚毕业那会儿,我也只是个会教书的。”

不折腾,不成活

  卖掉“问吧教育”,张凯磊接下来能做什么呢?高考数学满分出身的他最终决定去“安稳”的基金公司上班。在家人眼里,不管赚钱多少,这一次他总归有个“上得了台面”的好差事。张凯磊本身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惜,这段日子反倒成了他的幸运。“很庆幸在那段日子里,我参与了许多基金工作,有机会从另一个维度详细了解企业,这大幅度帮助我了解生意是怎么一回事儿,业务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张凯磊说道。

  但一个人在一个行业待久了,自然会出于本能的寻找更大机会,不折腾不成活的张凯磊更不例外。问吧教育太传统,考验创业者的核心是在管理、组织能力上,张凯磊反复思索其中突破口却终不得解。

  2012年一天,一篇关于“深度学习”的论文点醒了他。联想到图像识别技术链上学生的海量数据可以在教学领域发挥更大价值,张凯磊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我们这些人是相信技术的力量的。”他甚至笃定,“企业家精神,就是从那些看起来不正常的地方寻找并创造价值。许多人在这条路上走不下去,因为他们要看见才肯相信,但引领者是因为相信才会看见。”

一个崭新的起点

  没过多久,“问吧科技”成立了。最开始的主打产品为“学霸君APP”,通过拍照搜题的方式帮助学生解答疑问,在过程中积累的海量学生数据,将是学霸君日后向更高层次的个性化教学进阶的基础。

  张凯磊反复强调,“学霸君的发展逻辑就是用数据和技术提升教学效率,始终不变。”向下拆解开,就是要拆分知识结构,搞明白知识该细化到什么程度?该讲透到什么程度?这是整个教学环节中最苦最累的活儿,但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是要一点一点花力气去做。

  如此重的模式也引来了个别投资人的质疑,在他们看来“题库工具类项目离钱太远、路子太绕”。张凯磊不无愤怒地回应,“如果按照急功近利的逻辑办企业,拼到最后一定是错。这些基础工作你不做谁做?你拿什么建立非常深的壁垒?投资人投任何一个创业公司首先是为了挣钱,但创业者不能光为了钱,换句话说还是要为产业做一点儿什么。”

  时隔五年之后,在学霸君2018年年会上,有记者当面问张凯磊,“学霸君找到挣钱的方法了吗?”张凯磊一脸骄傲地回答:“已经找到了,而且现在看来效果很好,但是不方便披露。”就在这一天,学霸君一改往日低调的作风,将家底和盘托出。

  据张凯磊透露,学霸君1对1业务已经实现单月流水破5000万。在C端用户中,65%的学生成绩提升明显,产品续费率87%。B端用户目前也已覆盖全国200多所学校,上千个班级,使用班级中单科班级平均分提升15-20分。”甚至,张凯磊与联合创始人还制定了一个小目标,“2018年底,学霸君有望完成全年保底10亿营收。”

那些跌宕起伏的日子算什么?

  但在这来之不易的成绩背后,谁都无法否认一个“革新派”的创业人必须比一个单纯的生意人要承担更多。这六年的创业路上,张凯磊几乎是一步一个“坎”的在迈过来。“几乎每天都要忍耐,你不忍基本上就是要跟这个世界决裂。”他这样说。

  2015年伊始,学霸君遭遇了百度的“封杀”,对方给出的理由是此应用有涉嫌抄袭百度知道相关内容的情况。据了解,百度旗下的3大应用分发渠道百度手机助手、91 手机助手和安卓市场分别对学霸君APP做下架处理。这直接斩断了学霸君将近1/3的流量,外界不少人预言:学霸君活不成了。

  在“庞然大物”面前,一个崭新的初创企业渺小的如蝼蚁一般,面对巨大的外部压力要如何在丛林中生存?张凯磊内心煎熬,他曾在给李彦宏的公开信中,诉苦道:“真的,这两年挺辛苦,说一个小细节:您应该知道训练优秀的图像识别引擎需要大量标注图像数据,其实就是手工的把照片上字一个个框出来。每个中文字需要上千个这样的小图片,还得分别属于不同场景的,决定这个识别器好不好的主要就是这个数据。我们在天津有个这样的小屋子,黑黑的,有140多个小伙伴们在那里没日没夜盯着那个屏幕,框着一张张千奇百怪的照片,我知道您可能不在乎,因为在您北京亮堂堂的写字楼里,从来没有这些单调的操作工。但是我在乎,这两年多时间,因为这些小伙伴的一张张的标注,我们成功的把我们识别系统提升到了学生和家长们纷纷叫好的程度。现在每天有100多万用户每天在我们学霸君上面提问超过800万题。这就是把信息和教育连接起来,这不就是您期待的梦想吗?”

  到2016年,K12在线教育行业的战争在北方愈演愈烈,这是远在上海的学霸君无法体味到的。张凯磊给出的决定是北迁,“来北京的原因是,战场就在这里。”就这样,学霸君的研发和业务部分迁往了北京,上海只保留基础技术团队。

  北京,学霸君来了。弥漫的硝烟,在接下来的日日夜夜里侵入了学霸君体内。2017年8月的某天,多款学习类App被曝光内含黄段子,“小猿搜题”“作业帮”牵涉其中。小猿搜题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表明已掌握足够证据证实此事系竞品公司“作业帮”蓄意抹黑。这原本是两位同行的互喷,甚至还没等张凯磊搞清楚时,战争就突然打响了。

  张凯磊在公开信中回忆:“那天,我已经记不清楚当时是开的第几个会了,突然有人跟我说有家长投诉学霸君APP相关版块出现涉黄信息,媒体已经报道了。幸亏在处理过程中,我们留了点心眼,发现涉黄的42条信息由4个账号发出,而这4个账号都是在最近的几天才注册的,集中在7月28号到30号期间,发的东西全是下流的东西,发完就跑,而所有账号均来自同一IP地址。”学霸君“被迫”对外发了一个简短的声明。这或许就是身处战场所带来的风险吧。

  但熬过这些艰难的日子,张凯磊看起来依然还是那个“快乐的胖子”。他说,“我非常喜欢‘至暗时刻’这个词,但我们没有资格说这句话。我只能称它们是创业中的一个又一个坎,你迈过去就可以了。”

未来,慢慢来

  “事常成于坚忍,毁于急躁。”这是张凯磊的信条,他在公开信等地方反复强调。于是,也有了低调的学霸君作风。面对同行纷纷召开融资、升级发布会,学霸君成了有事儿也要藏着的“奇葩”。张凯磊更是很少对外谈未来。他是一个看重意义的人,方向、未来这些要不就是已然确定的,要不就是完全未知的,谈再多也没有意义。

  在看得见的未来里,张凯磊只有三点坚持:持续累积学生数据、进校园、拓展在线1对1。在他看来。逻辑很简单,“有多大的效果,就看有多少数据”所以学生数据的持续海量累积是学霸君的基础,也是AI在教学场景中是否精准的关键因素;学生的绝大部分学习时间都在学,因此AI进校园提升效率更适合;在线1对1是效果更明显的模式,这将成为学霸君积累口碑、延展其他产品的入口。

  更远的未来,学霸君要如何走?张凯磊坦然地回答:“看远一点儿,慢慢来。”在他眼中,教育是神圣的,一家教育企业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他甚至要用一辈子去做这件事儿。

  当追问他:“您认为有什么是比事业更重要的吗?”

  张凯磊坚定地回答:“不存在。只有牺牲生活,要么就别做了。”

原创编辑:潘程

责任编辑:马欣

栏目介绍

主创团队

  • 雷蕾雷蕾
  • 马欣马欣
  • 潘程潘程
  • 张佳睿张佳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