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测变“最易猝死的运动” 谁之过?

2016年11月08日11:48   教育专栏  作者:麦可思研究  

  体测千米跑,再次让一名学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频发的长跑猝死不能止于担忧,高校管理者需要反思的是,怎么让长跑猝死的阴影不再笼罩校园。

  据《重庆时报》报道,2016年11月4日上午11时左右,重庆某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一名大一男生在体育课行课期间突发晕倒,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不幸身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表示自己是亲眼目睹,男生是在体测时突然晕倒,学校和医院很努力地抢救可惜为时已晚。

  类似的大学生长跑猝死事件,每年都在发生。2012年上海一名大三学生,在测试1000米时突然晕倒,急救无效后死亡;(《京华时报》,2012-11-29)2013年湖北一大二学生,在进行1600米测试时,突然晕厥甚至呼吸暂停险些猝死,最后通过抢救挽回了生命;(《武汉晚报》,2013-12-11)2014年,一名宁波的大二学生在长跑测试中,突然猝死;(凤凰网,2014-09-17)2015年10月24日,南京一名大三男生在体育测试跑1000米时,猝然倒地昏迷,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齐鲁晚报》,2015-10-26)2015年12月7日,武昌某学院大一男生小勇(化名)参加体能测试千米跑,快到终点时突然倒地,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楚天都市报》,2015-12-11)

  一次悲剧的发生或许是意外,但类似的悲剧接二连三发生,让人不禁想问: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大学生体测猝死事件,不能将原因全然归为学生体质弱,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高校对大学生体育运动管理方面的忽视及体育教育的漏洞。

  完善先行体检制是关键

  2015年11月,河南某学院新生在体测时,突发心脏病,倒地十多分钟后死亡。按照规定,凡心、肝、脾、肾、肺等主要脏器有疾病者,身体残缺、畸形者,急性病患者均可申请免测。所以,教育部印发的《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也给出了特例,即因病或残疾学生可准予毕业。那么,为什么心肺功能不佳的学生参加了测试?

  由于读的是体育教育训练专业,正上研二的张超峰每年都会做学生的体质检测。他不但能了解到某些省份的体质检测报告,自己的学位论文也考虑过做体质检测的题目。

  张超峰说:“每年我们学校都会去吉林、辽宁的各个大学做体质检测,所以我能发现一些不合理的问题。首先,这个体质检测是强制性的。其次,测试的时候只是找几个人记下成绩,没有医护措施,也没有对学生的身体做过检查。”

  张超峰点出了国内高校没有先行体检机制的问题。除了新生入学和学生毕业时会有两次比较正规的体检之外,国内的大部分高校在大学期间基本不会再组织大规模的体检。学生除了生病,平时也很少有前往医院检查身体的习惯和意识,因此难以发现自己的疾病隐患。

  而在国外,体测前先体检已成常识。例如,在美国巴克内尔大学官网上发布的《伤害预防指南》里,对运动前先体检有着明确的规定:“在参加一项锻炼课程之前,巴克内尔大学娱乐活动服务中心建议你先和医生会面做一次彻底的身体检查。家族有高血压或心脏病史的、超过45岁的、吸烟的、胆固醇偏高的、过胖的或者是过去一年没有经常运动的学生,尤其需要体检。当你运动时感觉头晕目眩、身体疼痛或呼吸困难,请立刻停止运动。”

  除了体检,医疗保障也是问题。根据学者楚海月等人的调查,目前国内仅20%的高校出台了长跑猝死风险防范预案。长跑测试时有校医跟随参与的高校也仅为20%左右,对体育教师与工作人员进行过心肺复苏培训的高校更少,只有10%左右。没有医护措施的保障,在学生体测遇到危急情况时,学校难以及时有效应对。

  建立完善的体测前先体检的机制,培养专业的预防体测猝死的医疗队伍,应该成为高校体育改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体育训练指导不可少

  为了提升大学生体质健康水平,教育部“拼了”。按照教育部2014年修订发布的《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学生测试成绩列入学生档案,体测成绩评定达到良好及以上者,才能参加评优与评奖;测试成绩评定不及格者,在本学年度准予补测一次,补测仍不及格,则学年成绩评定为不及格。不仅如此,体测成绩还与毕业证挂钩,测试成绩达不到50分者,按结业或肄业处理,将拿不到毕业证书。

  消息一出,哀嚎声一片。而随着体测中大学生猝死事件频发,体测引发的争议声越来越大。

  备受诟病的大学体测,尤其是长跑项目,是否将标准定高了?

  “其实体测的标准并不算高,而是缺少针对体测的专门训练。有人能跑9公里,但跑800米很吃力,这是跑步节奏和呼吸的问题。”北京某体育机构负责人、高级私人教练周琳说。

  周琳做了14年的体能教练和康复师工作,对国内大学生的身体素质状态非常担忧。“上街看看,如今大学生的身体基础姿态百人百样。不少大学生还没有毕业就一身的问题:高低肩、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髌骨软化、关节炎等等,怎么可能通过体测?现在连跑步都是大学生的老大难问题,变成‘最易猝死的运动’,更别说引体向上这些项目了。”周琳说。

  在周琳看来,要想让体测猝死的悲剧不再重演,重点在于从小就应该有但至今都没有的正确体育教育和按步骤的训练指导。“重智不重体,一切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传统思想,让不少国人轻视了体育运动。

  “在国外,运动智商是最受重视的、最早需要发展的智商,体育教育在儿童教育里位于最重要的位置。连基本的坐姿、立姿、爬行、走姿、蹲起都不会,怎么可以安全地跑步和打球?可惜由于不够重视,国内太多的人没有机会在校园里学习运动,只能从医生和康复师那里获得运动的知识。”周琳说。

  周琳认为,国内高校应该投入更大的师资力量,为大学生做体育训练指导。“思想的改变,认识的提高,对身体的正确认识,足够的运动时间,从小学习的必要性,是不可替代的。”周琳说。

  事实上,国外大学的体育运动社团绝大多数都配有体育指导员。以芝加哥大学为例,其官网上对体育社团的运动指导员有明确规定。体育指导员主要负责帮助初学者学习某项运动的基本原理,或帮助已有运动经验的学生提高他们的运动技能。从工作性质上说,他们既不是社团工作人员,也不是学校指派的管理者。在芝加哥大学担任体育指导工作的指导员无论是志愿担当的还是受聘的,每个学年都要接受一次背景调查。对于特殊的体育运动课程,被官方认可的芝加哥大学体育社团有资格邀请客座教练为大学生指导运动。除此之外,芝加哥大学还有7名私人教练,提供付费的一对一体育锻炼指导服务。体育指导员让学生能正确、规范地学习运动,减少了体育运动中发生意外的可能。

  体弱者运动也需保障

  一方面,学校应保证需要参加体测的学生能在健全的机制下安全完成体测,另一方面,学校也要保障无法参加体测的残疾、体弱的大学生有参加体育运动的权利。对于残疾、体弱的学生而言,体育运动必不可少。体育运动不仅能帮助他们增强体力,调节生理功能和矫正某些身体缺陷,还能帮助他们树立自信。

  事实上,高校里残疾人大[微博]学生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多。2015年11月30日,教育部下发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期评估之特殊教育专题评估报告。报告显示,2014年全国共招收残疾人大学生9542人,其中7864名残疾学生被普通高等院校录取,1678名残疾学生进入特殊教育学院学习。根据2013年广州市残联的一组数据,2005年至2013年间,广州市的残疾人大学生人数翻了10倍。

  为了保障残疾、体弱大学生也能参与体育运动,国内不少高校开设了体育保健课程。但保健课的教学内容、形式以及考核方法比较单一,难以将体育保健课的教学水平提高到“健康第一”和“终身健身”的高度,残疾、体弱大学生没有享受到适合其身心特点和需要的体育教育。

  在国外,尽管残疾、体弱大学生仍是少数,但他们的体育权利得到了极大的保障。以英国诺丁汉大学为例,学校设立了专门为残疾、体弱学生服务的残疾人运动办公室,为这一特殊的群体提供全方面的体育服务。在体育运动项目方面,诺丁汉大学表现出了极大的包容性,箭术、马术、轮椅篮球、盲人门球和游泳等体育社团都能满足残疾、体弱学生的特殊需求。残疾、体弱学生若想成为学校的体育会员,会员费可得到半价的折扣。在2015年,为了鼓励残疾大学生参与体育运动、吸引表现出色的残疾运动员在诺丁汉大学就读,学校新设立了残疾人运动奖学金。在这样的氛围下,残疾、体弱的大学生能有较大的积极性参与体育运动。

  国内高校是否也能学习国外高校设立的残疾、体弱学生的体育运动保障机制,让无法参加体测的大学生也能积极参与体育运动?

  著名教育学家蔡元培先生曾提出“完全人格,首在体育”的观点,今时今日,这一理论仍有借鉴意义。按照国务院2015年11月发布的文件,2016年开始推进建设新一轮世界一流大学方案。而要建设一流大学,体育教育不能成为高校教育发展的短板。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体侧 运动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