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教育创新 哪来的时代弄潮儿?

2018年05月03日12:27  教育专栏     我有话说

  编者的话:我们的世界正越来越鼓励创新、创业,各种新技术、新理念以风暴式的节奏席卷全球的许多行业,这其中也包括了教育。如何让孩子更好地适应未来全新的生活模式,成了很多教育工作者所不断思考的问题,这就涉及到了教育创新。今天介绍的几个颇具未来感的项目,不仅听起来有趣有料,而且让我们看到了应该如何培养出时代的弄潮儿。

  关于美国的教育创新,我们之前也介绍过一些例子,像是硅谷的一些理念超前的学校,比如扎克伯格创办的Altschool、马斯克创办的Ad Astra School;除了学校,还有一些互联网教育的创新模式,比如我们推荐过的“可汗学院”,被认为正打开未来教育的曙光。

  在这些模式的基础上,同时也出现了各种各样关于教育的创新理念,比如:互动式课堂、个人定制化课程、走班制教学,甚至AI+教育……所有这些,都通过更灵活的方式为教育注入新的活力。

  波士顿被称作美国东部的创新引擎,很多创新之举都从这里开始。那么,都有哪些新思路与新实践?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灵感与思考?本文将介绍波士顿有代表性的教育创新项目,让我们一起触摸通向未来的那扇门。

  这所幼儿园重新解构创新

  颠覆了我们对玩耍的理解

  麻省理工大学媒体实验室有一项研究叫“终身幼儿园”(lifelong kingdergarten),旨在用孩子们玩的积木和手指画来激发人们的创造性学习体验,终极目标是培养出会玩儿、有创造力的人,这些人能持续为自己和社区创造出新的可能性。

  这个研究项目还致力于探索创意性学习,因为孩子玩游戏的过程,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积极的螺旋向上的结构,包括:想象、尝试、玩耍、与其他人分享、反思和再想象。这个螺旋在幼儿园里不断地重复。

  孩子会用不同的材料,比如积木、蜡笔、纸等材料创造不同的东西,这恰好与核心的创造过程是一样的,这不就是我们所说的创造性思维吗?

  这个道理看起来很简单,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这个团队在2006年开发了一款逆天软件,许多孩子会一眼就喜欢上它。这就是颇具名气的“Scartch”——一个编程软件,哪怕孩子不认识单词,不会用键盘,也可以通过移动积木形状的模块来完成,这些模块构成了程序化的命令和参数。

  使用这个软件可以简单地做出动画、游戏、交互页面等一些小程序。来自超过150个国家的孩子在这里玩编程、提交作品、交流心得。这个软件目前也有中文版。

  创客中带有极客的体验

  训练孩子“搞事情”的能力

  “创客”(maker)近些年来非常流行,指出于兴趣与爱好,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是一种与计算机技术紧密相关的DIY文化的延伸。创客是一群玩转创新的新人类,坚守创新,持续实践,如设计3D模型、进行3D打印、用Arduino编程制作出电子物件。白宫也举办过“创客嘉年华”。伴随着这种趋势,与之相关的教育项目也诞生了。

  Agency by Design 是哈佛教育学院的一个研究项目,2012年就开始着力关注“创客教育” (Maker-Centered Learning),让青少年从小开始有意识地利用自己掌握的资源去“搞事情”。这个项目倡导从思维上建立起创造的动力和思维习惯。

  在这个项目的教育环境中,学生会使用很多工具和材料,延展视觉和想象力,在锻炼动手能力的同时,掌握观察事物的方法,主动获取资源。

  通过种种类似的训练, Agency by Design培养学生形成“我能做到”和“我要去改变”的动力,基于此动力以全新的视角去观察、了解以及和他们所在的环境进行互动,让青少年拥有“创客”的基因。这个项目还将自己的方法论总结出来,分为三个核心:仔细观察、复杂性探索和寻找机会。

  仔细观察

  通过仔细观察,找到事物和系统之间错综复杂的、细致入微的联系,将一个物体的部件、用途和复杂性一一剖析清楚。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用到放大镜、显微镜、卫星图像、视频或音频记录设备等,观察完毕,也需要动手记录,列表、画草图,贴标签,拍照。

  复杂性探索

  这项能力要求学生能在观察以外,思考他们看不见的部分,比如一个物品或一个系统里面的不同组成部分是什么样的关系?一种东西是被谁制造出来的,以及如何使用?通过将部分之间的复杂联系搞清楚,明白事物为何如此运行。

  寻找机会

  在仔细观察还有探究复杂性的基础上,找到完善或重新设计事物的可能性。在拆解事物的过程中,孩子们要尽力寻找突破口。

  创业思维只是leader的事情吗?

  企业家的“语言”让人生更灵活

  Youth Cities是一个创业集训营,这个集训营并不是专门为了培养创业家,而是为了激发创业思维,让青少年收获领导技能和领袖思维,主要面向的群体是初中和高中生。

  Youth Cities这样解释训练营的理念:很多时候,人们总是认为,创业是某种类型的人才能做的事。但是在现实中,不同的观点、学习风格、技能、性别、社会经济背景、种族和利益应该被利用起来,我们不能总是用同样的方式、同样的角色和同样的技能来处理同一个问题。创业领导力的重塑,必然落在当今的一代学生身上,它不仅仅是一套商业技能,更是年轻人应该具备一种横向能力(transversal competence)。

  训练营中有几个不同的项目,其中有一个名为L3 innovation challenge(L3创新挑战),这个项目会与其他组织合作,如波士顿儿童医院,促使医疗保健行业与工程、计算机和生命科学的融合。课程将实践活动与行业嘉宾的大量指导讨论以及原型设计结合起来,作为波士顿儿童医院创新团队的一部分,以解决现实生活中的复杂问题。

  在全世界的社区中做实验

  MIT的这个项目有格局

  与前三个项目不同,接下来的这个项目虽然名为实验室,但却鼓励学生走出实验室,真正面对很多人所忽略的、实实在在的问题。这种体验,让新一代的青年走出舒适圈,关注人类发展中那些深刻而相对沉重的问题,在解决问题中培养责任感和世界公民的格局。

  麻省理工学院有一个D-Lab,这个实验室的主旨是通过探索、设计和传播实现发展(Development through discovery,design and dissemination),关注发展中的问题,比如贫穷、污染、性别不平等,在这些看似庞大复杂的社会议题中,找到自己能做出的小努力。

  D-Lab鼓励新一代的有志青年用他们所学到的数学、科学、工程、社会科学和商业技巧来解决全球的贫困问题。许多D-Lab的课程与学校相联系,并且能算作学分。这些课程的关注点包括健康、能源、垃圾管理、农业和残疾人辅助技术,也包括了创意和设计、跨文化对话、供应链管理和商业投资发展。大多数课程都会进行田野调查。

  D-Lab与全球许多国家的社区相连接,包括博茨瓦纳、巴西、哥伦比亚、加纳、印度、印度尼西亚、秘鲁等,学生们深入其中,与当地居民对话,找到问题的突破口,设计解决方案。这种有益于社会发展和个人进步的项目,真心很赞!

  这几个项目让我们看到了教育创新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培养出一些这样或那样的青年,更重要的是它们率先一步去思考未来。我们的教育要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来担负起领航的责任?目前的教育是否适应了这种需求?这样的思考和调整,才是教育创新的根本价值。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教育弄潮儿创客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