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上哲学课 他说不闹的课堂学不会思辨

2018年05月09日12:05  教育专栏     我有话说

       作者 陆莹

  看点 在注重投入产出比的当下,哲学思考显得费时且无用。但人们没注意到的变化是,世界上的其他一些国家渐渐重视哲学教育对于国民的影响。在平和双语学校的李彦老师看来,哲学是中学生的武器。它不仅可以培养中学生的思辨能力,有助于其它学科的学习,更重要的是帮助青少年思考世界,形成自己的世界观。文末,附有李老师推荐给中学生们的哲学书单。

  文丨 陆莹 摄影 | 裴长杰

  编辑丨黄晔

  “学哲学有什么用啊?”

  毫不意外地,袁融在为“第一届中学生哲学大会”到外校做宣传时,清晰地听到台下的同龄人嘀咕这么一个问题。袁融是上海平和双语学校的高二学生,哲学是她在IB课程中修读的其中一门学科,哲学大会是她以及一群哲学课的同学在老师李彦的支持下成立、举办的。

  李彦是平和双语学校的IB高中哲学老师,在成为老师之前,他就已经在哲学的世界了浸泡过七年之久。

  平和双语学校的IB高中哲学老师 李彦  平和双语学校的IB高中哲学老师 李彦

  “哲学有没有用?”“哲学有什么作用?”在不同的人眼中,这两个问题可以有很多个不同的答案。

  在中国大陆,哲学还被普遍认为是个高深莫测的学科,只有知识水平、智力水平达到较高程度的人才有可能去研读,凭“读哲学的人”这几个字就能想象出一个沉默不言、常作思想者状的人物形象。

  而实际上,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国家,如法国、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地,已经把哲学列为中学生的必修课或选修课。近几年,台湾、香港也曾掀起一股子“哲学热”,哲学沙龙受到追捧,中学开始推广哲学课程……

  那么,在这批举办中学生哲学大会的高中生们眼中,这些问题,究竟有什么答案?外滩君来到平和学校,试图了解,在这里的高中生和老师眼中,“哲学”的意义在哪里。

  1

  欢迎波伏娃教授扫码入群!

  哲学课在三楼,我从一楼楼道上去,在小小不起眼的楼梯门口,遇见一张用透明胶随意贴在门上的A4纸,上面印着一首诗,美国诗人Robert Frost那首著名的《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

  推开这扇门,“第一届中学生哲学大会”的海报就出现在眼前,主题是“真理与自我”,与其他学生活动的海报相比,这个主题,很庄重。

  而哲学课堂上,思想的自由奔放首先体现在了学生的课堂坐姿,十人左右一个小教室,有人坐,有人干脆拿个大靠垫半坐半卧在地上。

  李彦老师的哲学课堂

  这堂课是高三学生的阅读回顾课,哲学老师李彦将带学生们讨论波伏娃的《第二性》,正式上课之前,李彦给大家发了一封穿越时空写给波伏娃的信,信中涉及了针对《第二性》提出的一些问题,比如:

  “您认为女性必须让她自己成为女性吗?如果是这样,从哪里开始?要去向何处?”

  “您认为哪个问题才是最根本的:女性享有同等的自由权利( women is equal to be free ) VS 女性拥有选择平等的自由( women is free to be equal )”

  “您在书的最后说,女性享受那种“不用负责任”的无上特权。为什么这么认为?这暗示着什么?”

  在这封信最后,这个署名“People of Philosophy”的写信人表示——“如果您的灵魂能收到这封信,并想要与我们取得直接联系,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加入我们“工人阶级哲♂学”群吧,我们会有很多好玩的表情包轰炸你!”

  严肃的学术氛围随着这最后一句话,显得调皮活泼起来,这也像李彦老师本人,阳光、活跃、和学生完完全全打成一片,身上不带丝毫学究气,比起在哲学世界泡了七八年的哲学老师,他看起来甚至更像一个体育老师,不过运动场换成了丰富的哲学思想世界。

李彦老师的课堂李彦老师的课堂

  高中生正处于从孩童像成年人迈进的阶段,向高中生教授哲学,不能太过表面、浅尝辄止。他们有需要也可以去了解哲学形成的脉络、历史,哲学家们对这个世界持有哪些观点,不过,即使如此,大部分高中生也还没法进入哲学研究的领域。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正在逐步塑造、形成自己看待世界的方法和标准,有想法,但飘忽不定。李彦眼中,

  这些高中生,他们充满好奇心,又特别渴望变得强大,更加不可征服,而哲学,其实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他们的武器。

  高中阶段的哲学学习,尤其在IB课程的大纲中,学生们需要掌握必要的“哲学技能”。这个“技能”并不仅仅在于掌握多少主义、流派,哪些哲学家持有什么观点,而在于学术素养的熏陶和训练。

  一个人在参与讨论的时候,需要能看到其他人的观点是什么,为什么支持为什么反对,皆有理有据。哲学思辨的诞生更多是存在于讨论文本的过程中,文本内容本身的角色反而应当是淡化的。

  “所以我的课堂一定要闹”李彦说,“如果学生们都特别安静,那这么课一定上得很没意思,他们最好老是打岔、不断地提出新问题来。”

  然而,在教哲学之前,李彦自己的哲学之路却清净很多。本科时,李彦在香港大学原本读的是文学院,有一次,他很偶然地选修了哲学课,惊喜地发现“原来还能这样想问题!”。从此进入了哲学的世界,本科转念哲学,硕士在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继续读哲学,又再做了两年哲学研究。

  但这时李彦发现,一下子沉浸在哲学学术的世界里六七年,时间太久,自己好像变得越发冷漠,生活中除了学术,好像不再有其他事情,“还是有点落寞,有点脱离了生活的感觉。”

  2

  实用的哲学

  法国哲学家卢梭曾在书中写到,“真正的哲学思考只有少数人才能胜任,而很多人热衷于哲学,不过是因为无所事事和虚荣自负。”

  李彦不这么认为,他提出了一种新观点,对高中生来说,哲学还是有最主要的两种功能——技能的训练、个人的体悟。哲学一直以来被误解被边缘化,而它其实是可以、也需要去切入人的生命体验本身。

  哲学并不如经济、金融等商科专业有直接可见的使用价值,不过,哲学的基本技能实际上在支撑着其他学科的学习、关乎一个人怎么看待和应对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理论之外,李彦非常强调学生在哲学技能上的培养,比如,怎么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评价问题。这种更面向方法论的讨论、训练,可以转化为其它学科学习的基本方法和论文写作的思考指引,因为掌握哲学的思考、辩论方式也意味着学生面对具体的学科问题时,背后能有一套思考方式去剖析问题。

  而当哲学的思考方式进入生活中时,又带来另外一种风景——学习哲学,让人变得豁达、达观。

  青春期的孩子们“躁动”,脑子里常常有无数的问题在打转,好奇未知的知识,也试图去碰触更深更难的内容。当渴望、思考与高中生实际的理解力搭配不到一块去时,“迷茫”就成为最常见的表现形式。袁融告诉我,学习哲学让她变得更能客观看待身边的事情。

  “比如说呢?什么事情?”

  “初中时,我就已经开始想活着有什么意义……”

  “现在想到答案了吗?”

  “没有。不过学了哲学之后,我发现我会从更新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

  “什么角度?”

  “这个问题本身甚至不能构成一个问题。”

  “是这样的。”李彦说,“学习哲学的过程中,学生们会重新思考自己先前所面对过的问题,视野打开来地,再去想一想。这也能帮助他们形成自己的世界观。”

  中学阶段的学生,会非常关注自我,哲学在此时恰巧能成为他们认识自己、理解自己的一种非常重要的工具和手段。它会启发学生意识到,有些时候,我们完全可以从一个更高的层次考虑问题,即使这个问题本身好像并没有什么现实作用。

  “这个阶段(高中)的孩子,开始面临自己的人生选择,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李彦举了个例子,“到底上什么学校?去英国还是美国?分数考得差读不到好学校怎么办?总有很多学生避不可免地纠结以上这些问题,觉得大学如何就决定了未来。”

  “我相信,当他们有能力从更高的角度看问题是,这些问题可能就根本不是问题了。”哲学的思考方式会使人向内心逼问——当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你究竟在问什么,你所讨论的这个问题本身该如何定义。

  所以我认为,某种程度上,哲学能把他们青春期的躁动转为一种自我反省的能量。

  这是哲学在生活中的一种可能,除此之外,哲学还提供一种与外界相处或对抗的力量,学生会发现,哲学就在生活的角角落落中间。

  有很多东西学生从来是被教导“应当如此的”,在学校里,有校规,有课堂纪律来约束学生,学生就得听从学校指挥和安排。真的是这样吗?哲学的思考会启发学生,对理所当然的事情,也要打个问号。

  那么,哲学怎样促使学生产生这些问题意识并在日常中表现出来呢?李老师给我举了一个学生和学校斗智斗勇的例子:

  某一天,学校突然向全体学生发了一封邮件,宣布新的规定,强制要求每个学生都要打扫教室。这封邮件引起了学生的强烈不满。事情的起因其实很小,只是因为教室卫生状况不佳,老师督促没有结果,学校于是出台“规定”解决这个问题。而学生们的不满不在于任务本身,而在于学校没有经过任何商议和公开程序,就“突然宣布”了处理措施。

  接下来,有几十个学生就向学校和其他学生发送了抗议邮件,认为学校这件事做得不合理,要求沟通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最后学校组织学生开展了一场活动,以辩论的方式重新讨论关于教室卫生处理的决定。

  “虽然说这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李彦对我说,“但我认为,从哲学的角度来说,这件事情对孩子们会有莫大的启发。我们常说,要求同存异,对话的精髓不是在于最后谁的决定胜出,学生清楚他们绝非完全不能接受校方的安排,他们只是需要得到充分的解释和说明,并据此来判断能否与校方达成谅解。

  所以,哲学引导学生搁置情绪,寻求一个公共讨论的空间。他们不是要去推翻学校的决定,也不是一定要去挑战学校的权威,而可以在充分沟通的前提下,更接受理据服人的方式,而不是权力服人。”

  银色金属分割线

  附:李彦老师向中学生推荐了十本哲学读物。一类是问题引导下的哲学思考,看哲学家是如何思考经典的伦理问题;另一类是知识性的哲学介绍读物,发现哲学重要的历史发展节点、思想碰撞和历史人物。

  十本哲学读物

  《你的第一本哲学书》

  [美]斯·内格尔

  中信出版社·新思文化

  《电车难题》

  [美]托马斯•卡思卡特

  北京大学出版社

  《给善恶一个答案:身边的伦理学》

  斯·波伊曼(Louis P。 Pojman) / 詹姆斯·菲泽(James Fieser)

  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DK哲学百科》

  英国DK出版社

  电子工业出版社

  《图利的猫:史上最著名的116个思想悖论》

  [美] 佩格·蒂特尔

  重庆大学出版社

  《囚徒的困境》

  [美] 庞德斯通

  中信出版社

  《思想的力量(第9版)》

  [美] 布鲁克·诺埃尔·穆尔 / 肯尼思·布鲁德

  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看,这是哲学》

  [美]唐纳德·帕尔默(Donald Palmer)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

  《要命的选择:霍尔姆斯杀人案、洞穴奇案和吉姆的困境》

  〔美〕雨果•亚当•贝多

  北京大学出版社

  《思考哲学基本问题》

  布鲁斯。N。沃勒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李彦哲学哲学课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