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语文教育变革之道 需回归教育初心

赵旭:语文教育变革之道 需回归教育初心
2018年11月27日 16:52 新浪教育

  11月27日下午,由新浪教育联合优学教育主办的新浪2018教育盛典大语文峰会在北京诺金酒店举行。本次峰会作为教育盛典三大平行峰会之一,围绕“新课标”、“ 新教材”、“ 新高考”三大热点话题,共同探讨“三新”形势下的大语文变革之道。

  自2008年首届举办以来,如今已是第11个年头。新浪教育一直以探寻中国教育的发展为己任,秉持教育为本的初心,不断努力前行。今时今日,我们共同聚焦“教改新政”下顺势而出的“大语文”,邀请国内权威语文教育专家、投资人、资深从业者及创业者、特级教师代表、跨界明星等百余位嘉宾莅临现场共襄盛会。本次峰会通过“主题演讲”、“圆桌论坛”等环节,为“大语文”行业从业者、老师、学生、学校探路。

山西太原十二中教师,“时代新人”演讲人 赵旭老师山西太原十二中教师,“时代新人”演讲人 赵旭老师

  在峰会“主题演讲”环节中,山西太原十二中语文教师,“时代新人”演讲人赵旭老师给我们带来《做一个让孩子迷恋的语文老师》的主题演讲,她认为想让孩子们爱上语文,先要做一个让孩子们爱上的语文老师,回归教育初心,让感情融入课堂 ,把“小语文”变回“大语文”。语文老师不仅要多积累知识,传授给学生,还要做他们的人生导师。

赵旭老师:做一个让孩子们迷恋的语文老师赵旭老师:做一个让孩子们迷恋的语文老师

  以下为赵旭老师的演讲实录精选:

  我叫赵旭

  是太原十二中的一名高中语文老师,教书15年了

  15年来我参加过大大小小许多论坛,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为什么孩子不喜欢学语文?”面对这一困惑,孩子说,我不爱语文,不是我的问题;专家们说,你不爱语文,不是语文的问题。既然都不是他们的问题,那只能是我们语文老师的问题。所以当语文老师真的很难,尤其现在是“大语文”了,越是“大语文”,越容易反衬出“小老师”;语文越多姿多彩,越容易反衬出语文老师的单调苍白。而且这种苍白,时间久了,自己都觉察不到了。

  我曾经听过这么一堂课,那位老师讲的是《陈情表》,在课堂上老师告诉孩子们:读《陈情表》不为之落泪者,乃不孝也。于是我们很认真的听完全堂课,却没发现这位老师有任何落泪的迹象……这是在给自己挖坑吗?为什么我们不愿把真情带入课堂了呢?大概是我们忘记了初心,我们自己就把语文变“小”了。

  所以,想让孩子们爱上语文,先要做一个让孩子们爱上的语文老师,把“小语文”变回“大语文”。

  怎么才能把语文变“大”啊?是把体育课都占领了吗?要知道语文课自身都难保了。我亲眼看到,打了上课铃,孩子们向教室狂奔,突然其中一人说:不用急,这节课上语文。于是大家不约而同胜似闲庭信步荡回教室。

  试想这节课如果是数学呢?迟到五分钟,可能后面四十分钟都听不懂了,但语文没关系,你讲的李白杜甫,我查一下马上知道啊,我们千万不要成为一个可以被百度取代的老师,要给每一堂课烙上自己的印记,你百度一首诗只能懂一首,你的知识没有系统化,而我有!我会告诉你唐诗是个大舞台,首先登台的是四大才子,人称“初唐四杰”,其中王勃为其代表,高唱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显示大唐气度,他身后一位叫陈子昂的喃喃自语:“我好担心,这种大唐气度会转瞬即逝,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这时远方传来哒哒的马蹄声,王昌龄飞身下马,“放心吧兄弟,有我不破楼兰终不还的热血男儿在,保大唐万世永昌”,独坐幽篁里的王维,一边弹着古琴,一遍应和这位边塞诗人“是啊,我也见过那边塞奇异的风光,我看过沙漠里下暴雨,我见过长河落日圆……”这时有人打断王维,“那么请问,你见过黄河之水天上来吗?”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的诗仙李白完美的诠释了盛唐子民的傲娇。躲在诗仙背后的是愁眉苦脸的诗圣,为什么杜甫总是在发愁,八年安史之乱,人家一年没落,全赶上了,所以才能吟出那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家国情怀,我们的大唐就这样完了吗?中唐青年白居易表示不服,我相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然而流水落花春去也,晚唐钟声到客船,最后一个登台的是李商隐,他摇头叹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想知道这些诗人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吗?想探寻诗歌发展的规律吗?想学一首就懂一百首吗?语文课不能迟到啊!

  把语文课上成波澜壮阔的文学史真的很过瘾,但真的也很考验老师的积累,我刚工作的时候,自己都没懂庄子,就要站在台上给学生讲《庄子》,你知道那种尴尬吗?所以我讲的《秋水篇》,学生记住了河伯;我讲“庖丁”,学生记住了“牛”;我讲《逍遥游》,学生依稀记得有一只大鸟……和庄子没任何关系!后来我通读了《庄子》,我才知道当年教学的浅薄,没有任何的铺垫就要把学生带上九万里的高空,这样的教学一定是架空的,新教改惩罚那些假读书的学生,同样也要淘汰不读书的老师。

  语文老师不仅要多积累知识,传授给学生,还要做人家的人生导师。西方人在课堂里学知识,在教堂里学精神,中国把这两项任务都交给了语文老师,语文就是中国人的信仰。前不久金庸先生去世了,我很难过,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是第一个让我感到文化自信的人,在我没上学的时候就在电视上看先生的武侠片了,那时候觉着我们经济也比不上西方,科技也比不上西方,但是我们有功夫啊!我们有大侠啊!后来上学了才发现我们不仅有大侠,还有大师,他们留给我们那么多经典,我们做语文老师的就是要为往圣继绝学啊!所以新版部编教材一下增加了那么多经典篇目,但学生得知后,不是欢呼雀跃,而是一片哗然,“又要背那么多啊!”

  其实不是孩子们不爱读书,而是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书里有多少他们渴求的营养,经我指点迷津后,曾经最不爱学语文的学生在数学课上偷看起了《红楼梦》,数学老师崩溃了,“我教了这么多年书,从来都是别的课上刷我的数学题,今天怎么反了!”他感觉自己受到奇耻大辱,我安慰他:是啊,这就是“大语文”的魅力啊。我坚信每个人体内都有一枚文化基因,语文老师就是这枚文化基因的唤醒人,而不要做扼杀者。我的一名同事对他的学生讲,谁把网络小说带到教室,我就给他烧了,我说你这不是在焚书啊,是在坑儒啊!你埋掉的是一个少年对文学的热爱啊,所有的网络小说都不好吗?需要有多深的文学功底才能写出《明朝那些事儿》这样的网络小说啊?所以我们不要急于去“堵”,而要去正确引导,甚至大胆开辟新课堂,我断言大语文,一定是大课堂,这也是我创办“语文可以这样学”这一公众号的初衷之一。全世界什么人最多,网民啊,全世界家长什么抱怨声最多,孩子放不下手机,既然放不下,为什么不占领它?我们脑子里这款“教育理念”的APP也该升级了!在我的课堂上,学生可以新闻联播,也可以新浪微博,可以圆桌派,也可以奇葩说,甚至可以唱嘻哈,但歌词我来定,最好四书五经,你能想象我第一次听到孩子们用rap的形式唱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那种惊喜吗?这叫什么?这就叫“经典咏流传”!

  文化是教育源头,教科书就浸润在这片“活水”之中,只有老师拥有了大语文的观念,我们这本教科书,才会幻化为博尔赫斯笔下的“沙之书”,在无尽的知识海洋里,我们引领着孩子们一起鱼翔浅底,竞自由。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