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上讲台补师资缺口 “快乐活动日”谁不爱?

“小先生”上讲台补师资缺口 “快乐活动日”谁不爱?
2019年03月15日 07:12 上观新闻

  (原标题:“小先生”上讲台弥补师资缺口,这样的“快乐活动日”谁不爱?)

  做眼保健操老是找不准穴位达不到效果怎么办?没关系,“小先生”来帮你——13日,开鲁新村第二小学五年级的汤恺睿给同学们带来了自己动手制作的穴位定位眼罩,并且一步步讲解眼罩的原理、功能和使用方法。“小先生”不输专业老师落落大方,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

  从2011年起,上海小学阶段全面开展“快乐活动日”,纳入课表安排,每周保证半天活动时间。但不少学校发现:想要在快乐活动日给学生们开出更多好玩、有趣、生动的课程,却受制于师资短缺。

  怎样让快乐活动日的“菜单”更加丰富多彩?如何让学生在“快乐活动日”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的课程?从2016年起,杨浦区共有8所小学的“小先生”们走上了讲台。

  师资成“快乐活动日”关健

  根据“快乐活动日”的初衷:在每周半天的快乐活动中,学校主要安排团队活动、体育活动、社区服务和社会实践等,以及自主拓展探究、兴趣活动、社会调查等实践活动。活动日当天不布置学科作业,让学生在轻松愉悦的体验中激发兴趣、开发智力、强身健体,把学习兴趣和选择权真正还给了学生。

  在“快乐活动日”实践中,不少学校进行了大胆积极尝试:与日常学科班级组织不同,多数学校“快乐活动日”实行走班,学生按不同兴趣自主选择、自由组合。有些学校推出了100多门个性课程,书法、国画、摄影、管弦乐、国际象棋、科学素养……学生在课程“大超市”中寻找自己喜欢的活动。

  100多门社团课怎么开起来?在这些拥有课程“大超市”的学校,老师客串起其他创社团的讲师,将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发挥到了极致。但是,随着学生们需求不断增加的当下,仅仅依靠学校的老师,已经满足不了活动日师资的需求。

  杨浦区少科站站长胡建民积极参与杨浦区各所小学“快乐活动日”。他的课题组调查发现,并不是所有小学都有这样的条件和师资开足各类社团课程,不少学校因为缺乏指导社团活动的项目和教师,因此并没有做到全校学生全员参与“快乐活动日”。

  “小先生”的课一座难求

  胡建民和他的课题组在杨浦区8所小学进行了课题研究,率先提出了“小先生”来讲兴趣课的创意,发展有兴趣和特长、有创新已是和实践能力的学生“反串”作为小讲师授课,以弥补快乐活动日师资的缺口。

  让老师们意外的是,“小先生”们的课,效果好得出奇。杨浦小学五年级学生吴正芃上的是《玩转童创空间》这节课,这节课上,他教同学们如何利用童创空间这个科技慕课平台自己动手做科学实验。还有的小先生教爵士舞、一起玩弄堂游戏、甚至做木工、剪窗花:每一位有特长的学生,经过和老师的一起备课,都是一个出色的小讲师。

  杨浦小学的“午间俱乐部课程”是学校在“快乐活动日”课程开发过程中的有益尝试,“小先生”作为一个特色板块,利用“午间俱乐部”的午休20分钟,为有一技之长的学生搭建展示的舞台,通过同伴间的交流和互动能将自己的所长“传授”给自己的同伴们。

  讲台上,有备而来的小先生们准备充分,讲得生动;课堂里,小伙伴们听得认真,学得仔细——轻松的氛围、有张有弛的互动,让整个课堂充满了活力。胡建民认为,孩子在给其他同学“教学”的过程也是一个“知识和技术流”输入和输出的过程,知识的吸收率能达90%,非常有益。

  “小先生”走进大时代

  3年间,“快乐小先生”走进了杨浦区的8所小学,这些学校先后有50多名小先生走上讲台,成为了落落大方的小讲师。

  “刚开始,我觉得‘小先生’就是让不同特长的学生在舞台上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才艺。但当我经历了这个课程之后,孩子们的变化深深触动了我,让我开始分析和思考起‘小先生’活动背后真正的育人目标。”杨浦小学副校长赵静菡说起这么一个故事:剪纸社团的“台柱子”小先生尚铭瑄原本是个胆小内向的孩子,因为几次队长竞选都落败了,但在她的剪纸课堂上,她却如数家珍,对答如流。

  回想“教”她当小先生的过程,赵静菡说,如果只是写好一篇主持稿,让她背出来,然后上台表演的话,胆小怯场的她一定无法掌控局面。于是,老师们边听她讲,边为她写了一篇“教案”,这份教案中的每一个环节正是为了让孩子在当“小先生”的过程中培养她学会反思自己学习体验的经历,引导她学习可以寻求他人的帮助,以自信改变性格,同时也使她更深刻地认识自我。

  “教学相长,我们改变的是课堂的教授方式,得到的确实受益的双方,”胡建民说,无论是小先生还是学生,都在这样的客串课堂里学到了需要的知识和面对未来的核心素养。

  实习编辑:兰金双

  责任编辑:潘程

小先生师资讲台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