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冷僻难懂不是错

热议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冷僻难懂不是错
2020年08月05日 11:37 南方日报

  原标题:“高考满分作文”

  8月4日,《南方日报》刊发评论《晦涩的满分作文,向后来考生传递了什么?》。文章刊发后,不少读者来稿,纵论这篇满分作文。有人认为该文章深刻老到,值得欣赏;也有网友评论该文章晦涩难懂,“不说人话”“故弄玄虚”。应该怎样看待文章本身的风格?它的背后又反映了什么问题?请看以下读者的评析。

  冷僻难懂不是错

  ■张媛美

  就高考作文来说,“冷僻难懂”不该为错。

  一方面,高考作文的阅卷人大都是专业选手,普通人认为的“冷僻”“生涩”可能不适用于他们。另一方面,高考作文要彰显学生十几年学习的成果,学生平时背诵大量“冷僻难懂”的典故名言,并且要恰如其分地使用它们,这本身就是学习能力的见证,是了不起的。

  有些人担心,这会传递一种“形式大于内容”的错误价值观,我以为是杞人忧天。三名阅卷老师评价不同,本身就表明高考评价标准有包容性,是严谨科学的。而且,阅卷组明确表态“不希望同学们模仿”,下次如有人还打算这样干,不一定讨巧,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说到底,高考作文是为应试而生的的,验证的是学习能力、学习成果,不管是辞藻华丽还是内容深邃,不管是下里巴人还是阳春白雪,只要符合高考作文要求,只要符合高分标准,都应该得高分。这篇作文虽然诘屈聱牙,但各种论据都很合理,它的得分也“恰如其分”。

  蔡元培提倡教育“兼容并包,思想自由”。高考作文本就该形式多样,冷僻难懂不是错!

  评价标准难信服

  ■张贵峰

  文章晦涩,原本并不一定是缺点、坏事,关键是因何“晦涩”——如果完全是论题决定的,那晦涩不是问题,但如果是“故作艰深”,这样的晦涩理应明确反对、坚决摒弃。回到上述高考满分作文,其中的晦涩,到底属于哪一种?

  我认为,这篇文章存在明显故意堆砌、炫耀卖弄的成分。比如,明明是现代白话文,却过度使用大量并非不可代替的文言词汇;明明只是应试短文,议题也并非什么高深哲学问题,却热衷于使用学院论文式、充满翻译腔的表达方式。

  文无定式,怎么写都是作者的自由。但评价标准如何,却关系到千千万万考生。这篇作文在阅卷老师最初评价并不高(39分)情况下,不断为之加分,直至满分,恐怕没有多少令人信服的合理性,也未必是一种可取的高考作文导向。

  这或许正像马伯庸先生指出的:“这位作者有阅读量,有知识面,也有表达能力,战术上选择也没问题。未来必有前途。只是在战略上,千万不要觉得这么写是一条好的出路。”

  不要打错了靶子

  ■龙敏飞

  这样的作文,当真一文不值?或如一些人所言,只能得39分乃至是零分?我觉得并非如此。甚至可以说,当前的一些批评与质疑过于促狭,是偏见胜过了理性。

  我们反对套路,反对标准化,反对八股文,这都没有问题。但是,我们不必拿这名高考生当靶子……毕竟,他们只是考生,一分之差的背后,可能是天壤之别的人生境遇。既然某些套路化的东西能得高分,他们坠入现代八股文的套路里面,也很正常。

  真正需要改变的,是出题的选择,是阅卷的标准。每一年的高考作文背后,很多人都感叹,一些题材和生活严重脱节,而评价体系乐见“堆砌辞藻”,从而使得作文越来越套路化。这恐怕才是问题根源,纯粹地拿一篇高考作文出气,显然不够妥当。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有关该作文的讨论,也应如此。或许,它会成为许多人批评八股文、套路文的宣泄口,但绝对不应该是全部。还应该有人尊重这名考生的努力,还应该有人关注到出题阅卷的标准,从而让考试制度越加完善。

  主持人:丁建庭

  责任编辑:黄晓冬

扫码关注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