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四校合并 一所民办为何兼并了三所公办?

山西四校合并 一所民办为何兼并了三所公办?
2020年08月27日 10:30 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山西四校合并,一所民办为何兼并了三所公办?

  民办三本+高职+中专=本科

  “一所民办竟然兼并了三所公办!”

  “中专合并后成本科学校,也是牛得不行。”

  “民办三本变更为职业教育本科,是升还是降?”

  山西四校合并,引发公众讨论。四所学校,一所为独立学院,两所为高职院校,一所为中专学校,完成办学资源整合后,它们将共同转设为一所省属公办理工类本科职业学校。

  高校合并,近年来越发少见。独立学院、高职与中专的合并,这种突如其来的“混搭风”,却不是孤例,也并非空穴来风。

  北京交通运输职业学院校长马伯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动作是全国性的,而且是从另一个角度对职业教育的重新理解和梳理。这对职业教育是一次大的革命和冲击,会慢慢体现出来的。

  合并

  在高等教育资源上,山西是个洼地。西部有政策,东部有资源,中部地区的山西、河南、江西等地,有人称之为“塌陷”。

  山西只有一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即太原理工大学。4月,网红教授郑强从浙大空降太原理工,担任党委书记一职,为学校刷了一波存在感。

  以往,山西高校显得有些落寞。最近,山西高等教育大刀阔斧搞改革。

  除引进网红教授郑强,7月,山西又从北京大学引进王仰麟,担任山西大学党委书记。

  职业教育也在发力。山西省教育厅8月18日发布公示,山西大学商务学院转设为本科职业学校。

  公示提出四校合并,现将山西大学商务学院整合山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山西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山西省商务学校办学资源,转设为省属公办理工类本科职业学校。

  四校合并,原先各属于不同阵营。山西大学商务学院是独立学院,即公众熟知的“民办三本”。

  山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隶属于山西省交通运输厅,是一所公办交通类高等职业技术院校。山西建筑职业技术学院也是一所高职院校,隶属于山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

  山西省商务学校则是一所公办全日制普通中专学校,隶属于山西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

  整合独立学院、高职、中专的办学资源,共同转设为本科职业高校。马伯夷指出,这种合并动作是全国性的,山西现在所做的其他省也在尝试。

  在甘肃,有转设思路提出,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可与省内完全具备本科高校设置条件的优质高职院校整合,组建公办本科应用技术学院。

  在江苏,南京医科大学康达学院领导7月1日访问江苏护理职业学院时,提出了联合转设为本科院校的合作办学事项。

  8月24日《教育部江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整省推进职业教育综合改革提质创优的意见》发布,提出支持3至5所符合条件的独立学院,单独转设或与省内优质高等职业院校合并组建职教本科。

  潮流

  高校合并,近年来其实比较少见。今年好几个省市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提出的合并请求,都遭到了各自教育厅(局)的驳回。

  在内蒙,理工科大学较有实力的有两所,有提议将内蒙古工业大学和内蒙古科技大学合并,组建“塞北清华”。

  在河南,有要求把河南师范大学、新乡医学院与河南大学合并,将河南大学建成与郑州大学至少一个能级的大学,成为河南高校双子星。

  在重庆,重庆邮电大学、重庆交通大学、重庆医科大学、重庆师范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实力都不俗,那么五校合一,更有实力争创“双一流”。

  高校合并,在2000年左右出现了较大范围的合并潮,仅这一年就接近100次合并。

  通过合并,打造了一批实力强劲的综合性大学。39所985高校里,没有合并过的高校仅占1/3。

  眼下,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时代,发展从规模向内涵转变,原则上不支持高校合并。据青塔统计,近5年来真正的合并案例仅有不到10所。

  不过,在职业教育领域,合并在全国范围内悄然布局。2019年全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2688所,其中独立学院257所,高职(专科)院校1423所,占据绝对的大头。

  职业院校也会来一场合并潮吗?就像2000年时那样。中国人民大学评价研究中心主任周光礼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不需要高职合并潮,但是我国高职的确需要加强内涵建设,提升办学水平。

  形势

  职业院校未必会有合并潮,不过其本身的合并,也是抓住了时代形势。

  周光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独立学院转设是国家政策,公办高职想升格本科是刚需,只是国家政策严格限制公办高职升格本科。

  周光礼指出,山西这些高职为了升格,抓住了独立学院的转设政策,进行合并重组,既解决了独立学院转设问题,又解决了高职中职升格问题,可谓是一箭双雕。

  5月21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末,各独立学院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现存的257所独立学院,将在不久后转设为民办本科、公办本科或者终止办学。

  独立学院的历史遗留问题由来已久。早在2015年,教育部就提出引导一批独立学院发展成为应用技术类型高校,重点举办本科层次职业教育。

  职业教育也有本科吗?有的。社会对高职教育的理解,还停留在“高职高专”上。实际上,高职教育原本就是高等教育的一种类型。

  2019年1月,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强调“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同年,教育部正式批准了首批本科职业教育试点高校更名结果,15所职业大学诞生。

  马伯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职业教育搭建本科层次路径,使之逐渐过渡到和普通高等教育平行的类型教育,山西包括其他省市目前在做的,是要让接受职业教育的人能够看到他的成长路径。

  马伯夷指出,目前教育部针对中职、高职、职业本科乃至以后的职业硕士的培养路径做了梳理,职业教育一体化已经在结构上逐步完善,独立学院、高职再加上中职,这是一条完整的培养线。

  此前,不少高职院校都想摘掉“职业”的帽子,即先专升本再从学院变成大学,实现“高等专科学校——学院——大学”的更迭。

  针对这种倾向,教育部在2017年强调,坚决纠正为了更名、升格盲目向综合性、多科性发展的倾向。2019年15所职业大学诞生,高职升本后均保留“职业”二字,这在高职升本中从未出现。

  马伯夷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很多高职院校都想专升本,中职学校都要升高职,但升了要干什么?最终真的没有从根本上体会到。

  融合

  合并不只是改个“XX职业大学”的名字,原先的教学资源要进行整合与融合,这事关应用技术型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打造。

  马伯夷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培养路径,一定要贴合企业的实际需求,要认真做好围绕实际需求来办职业教育。

  马伯夷指出,目前各类职业学校在意识、实操上还是和企业、岗位需求有脱节,尽管我们做了很多轮次的教育教学改革,但是从体制上、架构上还是跟实际需求有差距。

  从国家角度来讲,先从一些本科院校里的独立学院入手,让它们进入市场,就要以能够培养本科资质的体制内转换到职业教育本科的背景中。

  由于独立学院毕竟是本科院校二级学院,对于职业教育的转换理解需要时间,所以用高职类院校来进行嫁接,同时带着中职学校一块儿参与。

  马伯夷认为,这样的职业教育培养路线,应该说从路径上通了,但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改造。

  在完成了结构上的调整后,下一步就要开始引导更多的企业加入。因为职业教育的关键主体是企业与社会,职业教育只有更充分地市场化,更充分地与企业、行业结合,才最有生命力。

  另外,马伯夷指出,教育部最近还做了一个动作,就是专业目录的修订和制定。

  此意何为?因为高职院校很多专业大而全,甚至是从普通本科院校移植过来的,它的最大特点,是与岗位需求确实不是贴得那么紧。

  发展职业教育,就是要明确职业教育培养的是什么岗位所需求的人,他的能力学识和整个的培养过程,完全贴合企业的需要。

  周光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本科层次的高职院校在我国是一种新事物,具体办学模式需要探索,但必须要区别于普通本科院校。

  周光礼指出,积极探索如何打通高等教育与工作世界之间的壁垒,实现产教融合。俞杨

  责任编辑:黄晓冬

高考高校合并
扫码关注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