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失位” 别让暂时的消耗影响人生轨迹

高中生“失位” 别让暂时的消耗影响人生轨迹
2021年12月03日 10:13 中国青年报
视觉中国供图视觉中国供图

  所谓“失位”,是指高中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失去原有的学习状态和相应位置,整体表现下滑。

  造成失位的因素很多,显而易见的是网络游戏、一次恋爱……但却有更多看不见的因素,甚至并非孩子本身的问题,都在深刻影响着孩子。

  当然,初始年级同学在适应期出现暂时的成绩滑坡属于正常现象,不在讨论之列。

  ---------------

  靠过度补习进入重点校,差距加大

  昊博每天晚上都睡不着,麻木地刷着抖音,却不知自己看的是什么。他不知道每天到学校有什么意义,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他多么希望自己和其他同学一样聚精会神地听讲,和老师互动,思考疑问,或是心领神会地点头微笑……

  昊博学习曾经十分努力,初三时,周末每天上10多个小时的课外班,物理和数学既上小班课,又上一对一,当时的他已经到达了“看见题就想做,一看题目就知道大概思路”的地步,完全达到了课外班老师倡导的“肌肉记忆”。

  昊博中考成绩优秀,进入了当地最好高中的尖子班。暑假时,他又浸润在“衔接班”里,差不多把高一的课程都学了一遍,对于一个不到16岁的孩子来说,这种自律性极为难得。

  原本以为高中生活可以像初中一样名列前茅,然而事与愿违,高一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昊博却是班里倒数第六名。各个学科的老师找他谈话,说他失位太严重,要知道,他的中考成绩可是班里第三名。

  父母为了给昊博报最好的课外班,省吃俭用,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儿子越大越不懂事,每天回家手机不离手,晚上怎么催都不睡觉,早晨叫他起床成为父母最痛苦的事情。昊博成绩直线下降,脾气越来越暴躁……父母骂过,砸过手机,甚至动手打过他,可是都没什么用。他现在已经不跟父母说话,每天放学回家,直接把自己关到房间里。

  [点评]

  在天津市耀华中学每年高一新生的家长学校里,我都会给家长讲一个比喻:孩子如同登山者,目前都同样站在山顶,但我们还不能确认他们的体能。有的孩子是自己一路小跑到山顶的;有的是气喘吁吁爬上来;有的是被父母两个人拽到顶峰;更有甚者是让别人背上来的……同样的道理,只有家长最了解自家孩子是如何考入重点校的。

  对于能够独立学习,没上过课外班的学生,就算入学有不适应也不要紧张,亲子双方要放松心情,孩子一旦摸索出适合他的学习方法,就会稳步提高。但如果孩子是上了很多课外班才考入重点校的,无论他的中考分数有多高,进入高一很可能出现“失位”。

  面对巨大的压力,孩子会产生“求而不得”的挫败感,此时玩手机、不学习可能只是一种逃避。

  说给孩子:你不是变笨了,而是高中的知识密度大、难度高、没有足够的时间反复练习了,这是高中生要面对的现实。此时,给自己正向的鼓励很重要,可以把“有点学不动”的真实感受讲给父母听,一家人共同面对困难,寻找适合的方法,而不是用暴躁、拒绝沟通来处理焦虑,让父母陷入纠结和猜测之中。此时的你,最容易产生放弃的念头,逃避到手机中,会让自己离人生目标越来越远。在此时,要利用高一的时间学会自主学习,紧跟学校老师的节奏,向课堂要效率。自己登山的人最有安全感和成就感。

  说给父母:如果你的孩子是比较吃力地考入重点校,就有可能面对“失位”情况,请收起属于自己的焦虑,别对孩子指责和抱怨,耐心聆听孩子的无助和痛苦,在精神方面给孩子支持,千万别给他施加更多的压力。孩子们遇到学业“失位”,最大的痛苦是失去信心,对自己充满否定。试着理解孩子逃避背后的焦虑,肯定他为此作出的一系列努力,很多时候,一个理解的拥抱胜过多少条建议和分析。而最重要的,是让自己接纳孩子的特质,放下不切实际的期待,帮助孩子作出长远规划。

  父母离婚危机,让孩子无法聚焦学习

  淼淼的成绩由高一入学时班里前10名滑落到40多名了,然而她无心学习,每天都忧心忡忡。她不知道母亲今天晚上会不会又到出租屋来和父亲争吵?会不会做出什么极端行为?更不知道自己应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是赶紧劝架,还是堵住耳朵不理不睬?

  如果劝阻,战火可能烧到自己的身上:“你是你爸爸的女儿,他对婚姻不负责,你对学习不负责……”如果不劝止,妈妈又会说:“你和你爸一样白眼狼,我承担了所有家务,支持他工作,可他却背叛了我们;我省吃俭用,让你生活得像小公主,可你竟然和他一起搬出家门……”

  最近一段时间,母亲反复说要借助网络让父亲“身败名裂”:“淼淼,为了你的前途和面子,我不应该这样做,但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要为自己而活……”

  淼淼是我在电台“张丽珊幸福心理”专栏的听众,她特意跑到耀华中学门口来等我,讲述了自从父母婚姻危机以来,她的情绪情感经历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痛恨父亲,得知父亲有外遇时特别气愤,坚决站在母亲一方,不和父亲说话;第二阶段理解父亲,母亲经常在家大吵大闹,把女儿拉进矛盾之中,让女儿站队,生气时把女儿当出气筒;第三阶段逃离母亲,淼淼整天头晕脑胀,无法聚焦于学习,上课看着老师的嘴一张一合,却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晚上回到家,又陷入焦虑之中。恶性循环之下,淼淼成绩下滑,她只希望父母顺利地离婚,还她一丝宁静。

  [点评]

  夫妻双方发现对方有外遇后,第一反应可能都会情绪失控,行为失当,如果难以自我改善,或没有寻求婚姻治疗师的帮助,这种混乱也许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孩子的成长有可能深受影响,甚至出现停滞或者倒退。

  说给孩子:淼淼不妨和母亲好好谈谈,首先告诉母亲自己已经在寻求心理老师的帮助,老师的讲解让自己意识到,母亲感觉自己在婚姻中受到伤害,还要面对和处理这一切,非常不容易,一时情绪失控是可以理解的。其次,提醒母亲接受心理咨询或婚姻治疗,以免陷入更严重的负性情绪无力自拔,遭受更大的损失。

  最重要的是,淼淼不能因为父母的婚姻状态而自我放弃,影响了前进的步伐。每当陷入烦恼之中,应有意识地叫停,尽量转移注意力。意识到自己的焦虑并不能帮到父母,而学业上的沉浸感、忙碌感则有可能替代负面情绪,让自己有所收获。

  此时要多跟老师交流,主动请教,这样有两个好处:一是让老师知道你在努力学习,会多给予你相应的关注和支持;二是尽快弥补知识上的漏洞,以学习上的获得感来缓解当下的痛苦。

  说给父母:那些与淼淼母亲有同样经历的家长,你是否想到过自己情绪失控给孩子带来的影响?当婚姻出现危机,不妨接受婚姻治疗。无论将来是离婚还是不离,父母都要尽力给孩子营造安全的心理环境。孩子目前的成绩“失位”只是暂时影响,如果不尽快挽回,持续两三年到孩子高考时,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的人生轨迹,那么婚姻危机的损失就扩大了。既然为人父母,就要敢于面对困难,承担责任,而不是沉浸和放纵在自己的负性情绪之中。

  人际关系错位,难有持续学习的动力

  尚玮自从上高中以来,枯瘦得让人心疼,她吃不下饭,强吃后会干呕;她睡不着觉,一闭眼就想起跟班上同学那些不愉快的关系。

  本来上初三时,班主任介绍这所高中校师资好、学生素质高,尚玮对这所学校心生向往。如愿考上后,却发现班上有的男生上课玩手机,有的女生说话口吐脏字……对高中的完美想象“破灭”了,尚玮心中失望,期待班主任整顿班风,经常“搜集”班里存在的各种问题,晚上在朋友圈吐槽同学“怪现相”,以至于学习都不太专心了。

  更糟的是,她渐渐发现自己被同学孤立了。老师布置小组讨论,没有小组愿意接收她,放学和课间休息,没有同学跟她聊天玩耍。她曾试图像别的同学那样,跟大家调侃、开玩笑,却被同学回怼,她觉得自己被欺负了……

  在学校人际关系的不顺,让尚玮回到家经常大哭一场,父母很着急,粗略询问后觉得孩子受了委屈,就和她一起痛斥班风不好,同学不善良,班主任不作为……可是,父母的“支持”却没有真正帮到尚玮,尚玮感到越来越压抑,不被同学接纳,成绩由班里前十坠落到倒数第八……父母同样也陷入极端焦虑之中,尚玮父母都是靠努力奋斗读完博士,毕业后在大学任教,他们不明白女儿为什么这么依赖人际交往。缺少朋友,为何会严重影响学习呢?

  [点评]

  许多成年人认为孩子上学的主要任务是学习,交太多朋友属于耽误时间。然而,不被群体认同的学生,内心难以建立起安全感和归属感,容易引发负面情绪,进入各种内耗,无力在学业上投入时间和精力。我在日常咨询中发现,很多长期不愿到校上课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在班里没有朋友。

  说给孩子:从初高中经历看来,孩子和同学之间的互动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对同学不满意。中考前,老师也许为了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而营造了一个过于理想的环境。进入高中感觉失望后,没有调整自己的期待,误选了“嫌弃”模式,同学怎么可能接纳你呢?第二阶段,分寸失当,当你试图改变原先的交往模式,却没有给自己和同学留出足够的时间,别人可能无法理解你突如其来的转变,关系继续处于尴尬状态。

  所以,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做时,不如先停一停,让自己适应环境,给自己和他人留出相互了解的时间,接受“融入群体需要一个过程”。纠正从前不适当的做法,不随意评判他人,观察同学和班级是否真像想象中那么糟糕。同时聚焦于学习,成绩提高会增强自信心,改善在同学心目中的形象。

  相信这段经历或许可以让你更新人际交往的理念,学习与不同性格特质的同学相处。也许,青春期人际交往能力就是在一路磕磕绊绊中提高的。

  说给父母:作为成人,更要尊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除了学习,家长不妨多问问孩子在人际关系方面的感受。一些高学历、在科研院所工作的人员,自身往往专注于学术,不用过多考虑人际交往,也容易认为孩子间的交往可有可无,然而同伴间的认可和陪伴是青春期孩子重要的心理需求。

  其次,当遇到问题,尽量全面了解情况,跟老师、其他同学和家长取得交流,理性面对客观环境,教会孩子对自己负责,反思自身做得怎么样。如果父母过度卷入,和孩子一起轻率指责老师和同学,只能强化孩子的“被害模式”,长远来看影响孩子的社会适应能力。

  (作者为“丽珊幸福心理”创始人 天津市耀华中学心理教师)

  张丽珊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扫码关注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