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遭做空 被指称2018年盈利数据夸大74%

跟谁学遭做空 被指称2018年盈利数据夸大74%
2020年02月26日 10:22 36氪

  (最前线 | 跟谁学遭做空,被指称 2018 年盈利数据夸大 74%)

  2月25日晚间,做空机构 Grizzly Research 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称近期广受资本市场关注的中概股跟谁学(GSX:NYSE)有夸大财务数据、刷单等问题,并称尽管公司上市以来股价已经翻了三倍的,但实际上是教育上市公司中最差的标的。

  消息一经发布,跟谁学股价走出了“V”字形,盘中最高跌近 6%,昨日收跌 2.91 %。

  跟谁学是中国目前为止唯一盈利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于 2019 年 6 月 6 日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为 10.5 美元,股价至今已翻三倍,至 44.09 美元,市值 105 亿美元。

  36氪第一时间向跟谁学官方求证,其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陈向东称报告内容“一派胡言”。

  此次发布做空报告的机构 Grizzly Research 目前仅发布过 5 篇报告,其中有 2 篇针对中概股公司的报告,另一篇是 2020 年 2 月 13 日发布的针对58同城的做空报告,发布后58同城至今跌幅超 18%。

  这份长达 59 页的做空报告中,主要观点有:

  1、信用报告显示,跟谁学 2018 年虚增 74.6% 盈利,并通过关联方北京优联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百家云图粉饰财报,让财务数据好看;

  2、2020 年 1 月耗资 3.3 亿在郑州购买的三栋楼,实际总投资仅 7500 万元,存在转移资金的嫌疑;

  3、跟谁学曾要求入驻的教育机构使用虚假账号刷单,第三方流量监控平台也显示访问量和下载量远低于同行。即使在今年春节疫情期间,也未进入行业前五;

  4.其联合创始人之一宋欲晓在IPO前突然离开,继任者沈楠在之前的任职公司Sinoedu的名声存疑,有多起欺诈诉讼;

  5.创始人陈向东在山东的两家金融公司,未拿到监管机构审批和许可证,风险很大。

  以下为报告具体内容(经36氪翻译):

  一、收入成本高于同行,毛利率却也高于同行

  截止目前,跟谁学是中国唯一一家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虽然大多数竞争对手毛利率超过50%,但是跟谁学平均毛利率为 70%,2019 年第四季度为 79%。

  在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收入成本统计方面,各家口径基本相似,主要包括教师的工资、办公设备租金、教材费等。但是,跟谁学的老师薪酬高于行业平均 40-50%,销售人员薪酬高于行业平均30-40%,Grizzly Research 认为,跟谁学支出远高于同行的同时,却还有这么高的毛利率,两者完全脱节。因为跟谁学和同行最大区别只是在“班型”和“名师”方面,大班也会降低教学质量。此外,跟谁学也提供课程给三线城市家长和学生,相比同行,其面向的用户支付能力不敌一线城市用户,但公司称借此获得了大量收入,这不符合逻辑。

  二、信用报告数据和 SEC 数据差异大

  如果一家中概股公司要伪造数据,一个明显的迹象是向SEC提交的财报要比信用报告好看得多。Grizzly Research 通过其获取的信用报告发现,跟谁学的 7 个经营实体在 2018 年惊人地夸大了74.6% 的净利润。

  2017年,跟谁学的信用报告显示其净利润为亏损 8612.5 万元,向 SEC 提交的数据为净亏损 8695.5 万元,差距不大;但是到了 2018 年,信用报告显示其净利润为 1125.2 万元,但向 SEC 提交的数据为 1965 万元,夸大了 74.6%。

  但在收入方面,信用报告和向SEC提交的数据相差在2%以内。所以 Grizzly Research 认为跟谁学描绘的盈利能力是个谎言,财报不值得信任。

  三、利用未合并的关联方操纵财务

  1.在招股书中,北京优联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披露为跟谁学的关联方,并为广告费承接方。2018年,跟谁学从北京优联录得收入467万元,支付205万元;但到了2019年前三季度,从北京优联录得收入55.6万元,支付361.5万元。看得出,跟谁学在大幅提高对北京优联的支出。

  股权结构中,跟谁学通过VIE主体公司北京百家互联拥有北京优联30%股份,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自己又持有10%,北京优联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地址为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南路 26 号 二层 201,作为投资公司,应该独立运营且不合并财报。

  但是2017年的招聘信息显示,北京优联的实际营业地址和跟谁学及其子公司地址相同。为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东路 10 号院,具体地址为博彦科技大厦,共有三层。

  可是,多项招聘信息表明,北京优联不仅是跟谁学的关联公司,更有可能和跟谁学是同一家公司。

  从离职员工(2016-2019年)的一份简历中也证明,北京优联和跟谁学完全就是一家公司。另外北京优联实际用的其他注册地址,地方监管机构完全无法联系上。通过这个操作,可以将费用转移到子公司,实现对公众股东的隐瞒。

  北京优联又名家长家,是一家通过微信等方式教父母如何教育孩子的公司,由跟谁学前员工熊骁于2016年2月创建,目的在于为跟谁学开发消费者用户,实际上为跟谁学当前大部分业务。

  对于家长家而言,赚钱不是主要目的,在于引导父母和子女成为用户,然后通过各种微信号和社群参加免费课,进而转化成付费用户。跟谁学非常专注获得用户和推销,很少考虑教学质量。

  2.跟谁学在2017年出售了北京百家视联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百家云图科技有限公司,但是出售2年后,百家云图仍然在跟谁学公司隔壁。同时,在武汉的地址仍和跟谁学相邻。

  百家云图2017年收入168.6万元,净亏损871.6万元。2018年财报未提供给工商局。从报表可以看出,百家云图在帮助跟谁学从财报中扣除费用。

  综上,Grizzly Research 认为跟谁学在通过北京优联和百家云图雇佣员工,以及将费用隐藏在损益表中。

  四、郑州购房交易存疑

  对于报告虚假利润的公司,一个关键问题是找到支付的现金,而无需建立可疑资产负债表账户。跟谁学今年1月31日宣布在郑州经济开发区耗资3.3亿购买了三栋楼,这笔交易很多细节存疑。工商信息显示,跟谁学的VIE公司北京百家互联在1月13日收购了郑州凯通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1月19日,更名为郑州高途云集。

  根据经开区信息,该建筑由郑州凯通科工贸有限公司于2016年建设,包括 2 栋研发楼(一栋21层正建设,一栋6层已完工)和 1 栋产品展示销售中心(4层),总建筑面积 为 6.5万平方米 ,主要作为写字楼出租或出售给民企和社会团体使用。可容纳1877人。

  但是,建筑物总投资才7500万元,跟谁学支付价格高达4倍之多。存在夸大资本支出,进行资金转移。

  五、早在2015年,跟谁学就存在刷单,通过虚假账户购买课程现象。

  公开招聘刷单员。

  同时,大量微信群也出现相同好评。

  六、不管从百度搜索、微信指数还是其他第三方数据来看,跟谁学和高途都没有特别出色,但是股价确是表现最好的。

  即使在疫情这段时间,跟谁学表现也很平常,

  在2019-2020年的APP下载排行中,跟谁学和同行差距及其大。

  QuestMobile公布的2020的春节前后教育学习APP日活前五排行榜中,并没有跟谁学。

  七、跟谁学称其老师选中率不到2%。截止2019年3月31日,有169名主讲老师,522名助教。但此前多位离职员工称,跟谁学老师选拔存疑,比如聘请的是刚毕业大学生,老师资料经历随便填等等。

  类似这样的内容,Grizzly Research 列举了很多,都暴露跟谁学老师质量并没有宣传中那么好。

  八、前CFO上市前夕突然离职,继任CFO名声存疑。

  宋欲晓是原跟谁学财务总监,但是在上市前的几个月就离职了。继任者沈楠于2018年12月入职,其于2017年11月到2018年12月期间担任北京新诺阳光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营外教中国)CFO。

  Grizzly Research 发现外教中国是个骗局,存在不遵守承诺,剥削外国人,故意提供错误签证和从薪水中收取两倍税款,强迫加班等等严重问题。换言之,Grizzly Research 认为沈楠的前东家涉及指控很多,诚信和名誉方面问题较大。

  九、陈向东于2017年参与设立的2家金融公司,济宁世纪唐人民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有35%)和济宁慎德泰和民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有50%)。一直没有在当地拿到营业执照。

  在中国,如果从事金融服务,没有拿到相关允许资格,将是一个很大的风险,严重者涉及犯罪,对上市公司股东、管理层等都是很大的风险。

  十、跟谁学内部员工和股东一直在积极出售股票,合计1800万ADS,套现金额2.52亿美元。

  其中第二大股东员工持股平台套现3289.99万美元,高榕资本套现5906.25万美元,启赋资本套现6693.75万美元,联合创始人罗斌套现867.26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第三股东张怀亭持有967.8万股,占比6.2%。目前张怀亭已离职,如果他开始抛售,跟谁学将承受巨大压力。此外,其六个联合创始人中,张怀亭、宋欲晓、苏伟、李钢江都已离开。

  责任编辑:潘程

跟谁学被做空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