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没上高中就没有出路吗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课本学习

孩子没上高中就没有出路吗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课本学习
2021年11月26日 09:25 中国青年报 微博

  非要在比拼学历、财富、地位的竞赛中争赢才算获得人生幸福,这样的认知模式会带来无尽痛苦。

  最近有家长问我:“孩子今年上初二,考高中一点希望也没有,接下来该怎么办?孩子才15岁,小小年纪就没有别的出路了吗,这辈子是不是就完了?”语气中充满了焦虑。

  都说高考堪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当下更让家长们焦虑的一个事实是:“不努力,孩子可能连高中都上不了。”

  今年上半年,中等教育的几个信息引起人们关注,一是《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21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说:将推动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也就是说,这两块学生比例大致为1∶1,国家将注重发展职业教育,有相当一部分初中生要做好接受职业教育的准备。第二,一些省份陆续出台明确的要求,禁止公立学校和机构招收初三复读生。也就是说,初中生想通过复读择校将越来越困难。最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也来了,义务教育阶段通过课外补课提高成绩的这条路也没有了。所以家长才这么焦虑。

  关于这些事,我想从几个方面来做个分析。

  首先,没有考上高中,人生并没有“完蛋”。国家之所以出台这样的政策,是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技术人才越来越短缺,越来越被需要,并且在这条路上,确实有很多人是成才了。

  前段时间,“汽修女孩”古慧晶就刷屏了,《人民日报》还对她进行了专题报道。这个就读于深圳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的17岁女孩,看上去文静清爽,平日里喜欢逛街和摄影,跟同龄女生并无太大分别,却在汽车机电维修赛中一举夺冠,成为广东省首位参加此类赛事并夺冠的女生。谁也没想到这样斯文的姑娘竟然有一手绝活儿,让一众网友直呼“又美又飒”。古慧晶表示,选汽修行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当初父母希望她能从事轻松一点的工作,但她坚持自我,并说服了父母,获得家里人的支持。

  中央电视台有个纪录片叫《大国工匠》,介绍的就是这样一群没进名牌大学、没有耀眼文凭,而是默默坚守、孜孜以求,在平凡岗位上追求完善的职业技能,最终脱颖而出的人。

  第二,从个体发展的角度而言,的确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课本学习。根据多元智能理论,在学校里成绩好、分数高的孩子,往往是语言和逻辑智能比较突出,因为学校里各种科目考的就是这个部分。而音乐智能、运动智能、社交智能、内省智能、自然智能好的孩子,他们的优势往往在普通中学里并不能充分发挥。

  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让不擅长课本学习的孩子走进职业教育,练就一技之长,既解决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也解决我国技术人才匮乏的问题。

  10年前,因弃北大转技校而被热议的周浩就是一个例子,最近《南方周末》又刊登了一篇对他的跟踪报道。当年,他是青海省高考的前5名之一,因为从小喜欢操作机械,想要报考北航,结果老师和父母都认为他的分数不上北大浪费了,最终他被北大生命科学学院录取。但是他实在不喜欢这个理论性很强的专业,经过一番挫折,他休学打工,2011年从北大退学,来到北京工业技师学校。在这里他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天地,飞速成长,在2014年的全国数控技能大赛中获得冠军。

  他从“北工业”毕业之后留校任教5年,发现自己不仅喜欢鼓捣机械,还擅长教学,这一点甚至超过他对前者的热爱。后来他离职加入了“北工业”前院长童华强创办的教育咨询公司,成为一名职业教育咨询师,向职业技术学校的教师们提供咨询服务,帮助他们更好地提高课程教学水平。他认为,通过影响技工院校教师,可以间接影响到更多学生,并辐射到数控机床以外的更多专业方向,很有意义。

  著名教育家、人类潜能开发专家肯·罗宾逊(Ken Robinson)有本书叫做《让天赋自由》,谈到很多类似的例子。他认为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用考试分数这样单一的标准来衡量每个孩子,不够公平。天生我才必有用,并非每个孩子都要奔向名校、高学历这条路。

  第三,职业教育这条路也并不那么好走。周浩去做职业教育咨询,其实也是困境下的选择。他虽然技术水平和教学水平很高,甚至有专家认为他超过了一些博士的水平,但是他在“北工业”的教师晋升中依然面临学历上的劣势,在评价和选拔中被区别对待。这也是技工院校毕业生的普遍遭遇。

  童华强认为,长期以来“普教”和“职教”培养出来的学生发展机会不平等,影响了周浩这类技术技能人才的发展,这也是职业教育认同度低的核心原因。

  周浩去北京师范大学旁听过几门课程,接下来打算先找个合适的学校读非全日制硕士,再攻读北师大教育学博士。弃北大读技校10年后,周浩将要回归曾经退出的普通教育体系。在当今社会,学历依然是硬通货。

  周浩也说,他接下来需要努力提高同学们对于职业教育的认同度,传递给同学们职业价值感。

  第四,生涯教育和辅导需要普及。

  人们习惯用某个单一的指标对人进行分类,比如广东人和湖南人、白人和黑人、富人和穷人等,还会想当然地认为高学历一定比低学历更好,挣钱多的工作一定比挣钱少的工作好,大城市的工作一定比小城镇的工作更有前途,等等。因为这样刻板的、绝对化的认知加工模式比较符合大脑“懒惰”的特性,节省脑细胞,这种现象叫做“认知吝啬”,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有体现。

  但是人的生涯发展、人生幸福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如果只是用习惯化的加工模式来认识这件事,确实容易得出“人生完蛋了”“学历低一定没出路”或者“高学历才是人生幸福的通行证”这样的结论。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家长充满焦虑。

  其实长远来看,每个孩子都有相对适合他的道路,老师和家长需要做的是帮助孩子找到这条路,无论是上高中、上名校还是上职业学校,鼓励他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择己所爱,爱己所选,就像是前面提到的“汽修女孩”古慧晶一样,哪怕在平凡的岗位也可以建功立业,为社会作出贡献。“价值几百万元的车,坏了还是要让我们汽修工人来修,不修还不是跟废铁一样,没法跑。”技术人才要有这种职业的价值感和自豪感。

  弗洛伊德说,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工作和爱。这也是我们人生的两件大事,一是找到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二是找到跟自己共度一生的人。这两件事情上,我们都需要更加系统、审慎地思考和衡量,而不是被社会流行看法裹挟,或者是让大脑自动驾驶。我们总爱引用苏格拉底的名言,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具体在人生的这两件事上,尤须好好审视。

  一定要在比拼学历、财富、地位的竞赛中争赢,才能获得人生幸福——这样的认知模式会带来无尽痛苦,你总是能够发现比你学历亮眼的、比你富有的、比你头衔更厉害的人。所以说到底,这其实既是家长对孩子的期待问题,也是我们每个成年人面临的命题:一个普通人在普通的岗位,怎样才能活得幸福?

  这也是我们需要教给孩子的,尤其是没有考上高中的孩子。希望初中学校尽快开展生涯教育,也期待社会多多讨论和普及这方面的知识和观念,帮助孩子审视什么样的人生才值得过。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教育学院副教授)

  高艳 来源:中国青年报

高中孩子

想了解国际学校最新招生动态?点击(这里)参与新浪&微博2021国际学校秋冬择校巡展国际教育大咖支招升学择校难题,干货满满!

择校展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