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的中国历史精神:中国教育失去了什么?

2017年08月02日10:17  教育专栏     我有话说

  自古以来,中国是个宗教意识淡薄的国家,但我们并不缺少宗教精神。高贵的品质、健全的心智,其重要性远远超过官方意识形态与谋生技能。

  国学大师钱穆先生,与吕思勉、陈垣、陈寅恪并称为“史学四大家”。钱先生的著作仿佛庖丁解牛,笔锋深入历史的肌理,游刃于纷繁复杂的历史缝隙,如此切割之后,让读者看到清晰的历史脉络。

  《中国历史精神》提纲挈领地描述了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国防、教育、地理与人物、道德精神等七部分内容,其中《中国历史上的教育》一章,竟然预言了当下中国教育的突出问题,感同身受。

  西方教育分为国民教育(国家教育)、个人自由的教育(知识与职业的教育)、宗教教育。

  中国教育自古以来没有西方的宗教教育,却有富于宗教精神的道德教育、人格教育、文化教育。这些中国教育的原点在孔子和儒家思想。

  联系当前的教育现状不难发现,中国发展到近代以后,一直不断强化国家教育、知识与职业教育。

  国家教育,关乎意识形态,围绕“三观”展开的思想政治课从小学到大学,一以贯之;

  知识与职业的教育,关乎安身立命的“饭碗”,更是重中之重,而且近年来登峰造极;

  而道德教育、人格教育、文化教育,却因为意识形态的维稳和考试为核心的功利化引导,受到了极大干扰。

  国人是否还记得十几年前轰动中国社会的“钱学森之问”?中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曾向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说起:“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

  《中国历史精神》给出了答案。

  只强调国民教育、个人自由的教育,是典型而偏激的“成功学”引导,精英教育的后遗症。民国时期的国学大师钱穆在《中国历史精神》一书中,对此尤为痛心。

  学校教育仅是鼓励个人上进,仅注意到让每一个人都接受知识和职业技能,而没有注意到每一人的“可能的失败”,及其内心情绪上的“真实苦闷”。

  钱先生重申了中国版的宗教精神,引用《孟子》中那句掷地有声的名言——“人皆可以为尧舜”,即在道德、人格、尊严上,每个人可以站在平等地位上。高贵的品质、健全的心智,其重要性远远超过官方意识形态与谋生技能。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钱穆教育精神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